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今年哪部小說(shuō)最好看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第10章試讀

今年哪部小說(shuō)最好看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第10章試讀

2020-10-10 19:43:05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讓人沉迷,不可自拔。它的名字叫《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作者是夏七月,主角是郁時(shí)年寧溪?!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10章內容介紹:聽(tīng)見(jiàn)寧菲菲的名字,郁時(shí)年眼底流露出復雜的情感。繼而對寧溪更加恨之入骨。已經(jīng)過(guò)去了快三年,那種恨意.........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10章 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lái) 在線(xiàn)試讀

聽(tīng)見(jiàn)寧菲菲的名字,郁時(shí)年眼底流露出復雜的情感。

繼而對寧溪更加恨之入骨。

已經(jīng)過(guò)去了快三年,那種恨意因為自己的勃、起障礙更加怒火中燒。

可就是這個(gè)該把牢底坐穿的女人,竟然就好似是憑空蒸發(fā)了似的,監獄長(cháng)撒出去的人手無(wú)功而返,就連郁時(shí)年派出去的人,石沉大海。

書(shū)房。

郁時(shí)年負手站在落地窗前,一雙眼睛越發(fā)的陰沉森冷。

他握著(zhù)手機,“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lái)!”

切斷手機,他把手機重重的丟在桌上。

他的目光落在落地窗外正對著(zhù)的小花園里。

有一個(gè)婦人正在修剪花草。

這人身上穿著(zhù)普通的傭人服,右手吊著(zhù)石膏,背影有點(diǎn)佝僂,頭發(fā)在腦后扎成了一個(gè)發(fā)髻,用左手不太靈便的修剪雜枝。

咚咚咚。

身后書(shū)房門(mén)敲響了。

曲婉雪轉動(dòng)門(mén)把進(jìn)來(lái),“時(shí)年,監獄里的事兒......怎么樣了?”

寧溪逃獄,這件事情鬧的風(fēng)風(fēng)雨雨的,就算是曲婉雪再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還沒(méi)找到?!?/p>

曲婉雪覷著(zhù)郁時(shí)年的臉色,“也是個(gè)不省心的,當時(shí)故意殺人,就該直接判死刑的,留著(zhù)她干什么,現在又叫她給逃了?!?/p>

郁時(shí)年冷嗤了一聲,“死刑?一顆子彈送她死,死的太容易了?!?/p>

這樣陰測測的聲音,讓曲婉雪打了一個(gè)冷噤。

“有時(shí)候,活著(zhù)比死了要難過(guò)的多了,”郁時(shí)年掃了一眼曲婉雪,“太太沒(méi)聽(tīng)過(gu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句話(huà)么?”

曲婉雪愣了片刻,晃過(guò)神來(lái),“當然聽(tīng)過(guò)了,這種罪大惡極的殺人犯,就要把十大酷刑都加在她的身上!”

郁時(shí)年看了她幾秒鐘,忽然爽朗的大笑了起來(lái),“你倒是狠?!?/p>

曲婉雪抬頭嬌笑著(zhù)蹭著(zhù)他,手指在他的心口畫(huà)圈,“敢動(dòng)郁少的心上人,怎么弄死弄活的都不為過(guò)?!?/p>

郁時(shí)年分明是心情好了一些,“就你會(huì )說(shuō)話(huà)?!?/p>

他怎么能不知道曲婉雪的想法。

只是,他現在實(shí)在是沒(méi)有興致。

“我晚上還有個(gè)飯局?!彼謸踝×饲裱┑氖?,順手拿起西裝外套穿上,抬步朝外走去,“不用等我用晚飯?!?/p>

寧溪在小花園里修剪過(guò)花草,拿著(zhù)工具放在花房里面,便打算回別墅。

經(jīng)過(guò)修剪齊整的四季青,她看見(jiàn)了從別墅之中走出來(lái)的男人。

郁時(shí)年身上是挺括的黑色西裝外套,脊背筆挺,矜冷禁欲。

旁邊好多女傭眼里都流露出愛(ài)慕崇拜眼光來(lái)。

無(wú)疑他是所有少女眼里的男神。

卻不是她的。

寧溪握緊了拳頭。

她的手里,握著(zhù)一把修剪枝葉的剪刀。

鋒利的寒光,在霞光下反射出一道光芒。

殺了他!

寧溪心里有一個(gè)聲音在說(shuō)。

想想你在監獄里受到的非人的折辱!你已經(jīng)被他給誣陷成了殺人犯,去殺了他,一了百了!

寧溪嚯的抬起了頭,她抬步走了過(guò)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