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郁時(shí)年寧溪《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破解版免費分享第2章

郁時(shí)年寧溪《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破解版免費分享第2章

2020-10-10 19:42:35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的作者是夏七月,在整部小說(shuō)中,夏七月的文采如行云流水,斐然成章,可見(jiàn)其才高八斗,學(xué)富五車(chē)?!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2章摘要:寧溪驚慌失措的叫著(zhù)。此時(shí),她發(fā)絲散亂,臉上甚至還有一個(gè)紅腫未褪的巴掌印?!皶r(shí)年,郁時(shí)年,你.........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2章 我沒(méi)有推她跳樓 在線(xiàn)試讀

寧溪驚慌失措的叫著(zhù)。

此時(shí),她發(fā)絲散亂,臉上甚至還有一個(gè)紅腫未褪的巴掌印。

“時(shí)年,郁時(shí)年,你先放開(kāi)我,叫我補一下妝......”

“補妝?”

走進(jìn)婚禮禮堂,郁時(shí)年便狠狠地將她甩在了地上。

寧溪狼狽的趴在地上,周?chē)菑娏业逆V光燈閃爍,伴隨著(zhù)滿(mǎn)滿(mǎn)惡意的言語(yǔ)。

“這是誰(shuí)啊?!?/p>

“這人你都不認識啊,就是寧溪啊?!?/p>

“啊,就是那個(gè)因愛(ài)生恨,把親姐姐給推下樓,替嫁給姐夫的表子?”

“哎,別說(shuō)那么難聽(tīng)嘛!”

寧溪整個(gè)人身體都在顫抖著(zhù),手指緊緊地摳著(zhù)地上的大理石地板的磚縫。

忽然,面前有一雙高跟鞋走了過(guò)來(lái)。

“??!”

粗高跟鞋踩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毫無(wú)預兆的發(fā)出了尖利的驚叫聲。

對方卻在她的手背上碾了幾下,才移開(kāi)了手,“哎喲,這是誰(shuí)啊不長(cháng)眼,專(zhuān)門(mén)趴在路中間,我說(shuō)怎么硌了我的腳呢?!?/p>

寧溪的手疼的顫抖,緊緊地攥著(zhù)手。

她知道,她會(huì )面對千夫所指,萬(wàn)人唾棄。

但是,只要他信她。

她抬頭看向他,穿著(zhù)整齊,嘴角銜著(zhù)一抹似笑非笑的諷意,似是冷眼旁觀(guān)她的遭遇。

“我沒(méi)有,寧菲菲的死,跟我沒(méi)有關(guān)系?!?/p>

郁時(shí)年渾身優(yōu)雅的貴氣,再聽(tīng)見(jiàn)寧溪的這句話(huà)的同時(shí),全然拋卻,仿佛瞬間化作一只兇猛的野獸,瞳孔中都是迸裂出來(lái)的怒氣火光。

他蹲下來(lái),拉著(zhù)她的衣領(lǐng),聲音冰寒刺骨。

“你再說(shuō)一遍?!?/p>

“不是我,”寧溪咬著(zhù)牙道,“我問(wèn)心無(wú)愧?!?/p>

話(huà)音未落,她就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寧溪覺(jué)得五臟六腑都瞬間移了位。

恰在此時(shí),婚禮禮臺上的大屏幕,不知道是誰(shuí)按動(dòng)了播放鍵。

屏幕當中,正是寧溪!

在場(chǎng)忽然就炸開(kāi)了鍋。

“婚禮前還跟人偷情!”

“不要臉!”

寧溪渾身都在發(fā)抖。

那一聲聲不堪入耳的聲音,混雜著(zhù)大屏幕上她的呻吟,無(wú)孔不入。

寧溪抬起頭來(lái),看向郁時(shí)年,雙眼布滿(mǎn)了紅血絲。

“你滿(mǎn)意了么?”

“滿(mǎn)意?不可能!”郁時(shí)年滿(mǎn)身都是陰狠的氣息,他站起身來(lái),對兩個(gè)保鏢說(shuō):“把她給我拖到車(chē)上?!?/p>

他明確的說(shuō)了,是拖上車(chē)。

保鏢們,也就將他的意思,貫徹到底。

寧溪被拖著(zhù)手臂,潔白的婚紗,在地面上拖拉出一道紅色的痕跡,好似是破布麻袋一樣,狠狠的塞進(jìn)了一輛車(chē)。

車(chē)子在墓地門(mén)口停了下來(lái)。

郁時(shí)年將女人給拉了下來(lái),面前,就是寧菲菲的墓碑。

“這是你害死的人!我最?lèi)?ài)的女人!”

寧溪呆呆的看著(zhù)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眉目清麗,還帶著(zhù)笑,鮮活的好似前一秒,還在她耳邊說(shuō):“我其實(shí),不喜歡郁時(shí)年,我就是享受那種被人追捧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覺(jué),你不是喜歡他么?我讓給你怎么樣?”

那時(shí),她不明白,“姐姐,你在說(shuō)什么?”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答應了要給他生日禮物,可你也知道,你愿意代替我么?”

寧溪雖然喜歡郁時(shí)年,卻也不會(huì )任由這份感情被人踐踏。

她拒絕了。

“那就可惜了,”寧菲菲嘆氣,推給她一杯水,“喝口水吧?!?/p>

她喝了那杯水,換來(lái)的卻是和陌生男人一夜。

那算計她的寧菲菲,自己的親姐姐,此時(shí)成了鑲嵌在墓碑上的一張照片。

寧溪的面無(wú)表情,深深地刺激了郁時(shí)年。

郁時(shí)年狠狠地甩開(kāi)了她。

“你給她下跪道歉!”

寧溪撐著(zhù)扶著(zhù)地面站起來(lái),“不是我,我沒(méi)有推寧菲菲跳樓,她的死跟我毫無(wú)關(guān)系?!?/p>

這已經(jīng)不知道是她第幾次為自己辯解了。

郁時(shí)年揚手又給了她一個(gè)巴掌。

寧溪嘴角滲著(zhù)血腥氣,抬起頭來(lái),依然撐著(zhù)手臂,一點(diǎn)一點(diǎn)的爬起來(lái),再次站在他的面前,就算身上的婚紗染上了臟污,手臂被石頭子硌的出血,依然咬著(zhù)牙。一字一頓的說(shuō):“姐姐的死跟我沒(méi)有一點(diǎn)關(guān)系?!?/p>

郁時(shí)年太陽(yáng)穴青筋暴跳。

“給我按住她,讓她跪下!”

后面有兩個(gè)保鏢撲上來(lái),壓著(zhù)寧溪的肩膀往下按。

她死死地咬緊嘴唇,“郁時(shí)年,寧菲菲的死跟我沒(méi)有關(guān)系,我不會(huì )道歉,我不會(huì )下跪!我不會(huì )為我沒(méi)有做過(guò)的事情買(mǎi)單!”

她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抵抗著(zhù)。

瘦小的肩膀,伶仃的身軀,堪堪的抵擋著(zhù)兩個(gè)人高馬大的保鏢。

郁時(shí)年的瞳孔猛縮,對上女人的不肯屈服的眸。

他朝著(zhù)保鏢冷聲道:“一個(gè)女人都搞不定?”

聞言,一個(gè)保鏢直接在寧溪的膝彎踹了一腳。

撲通一聲。

寧溪覆在婚紗裙擺的膝蓋跪在了布滿(mǎn)小石頭子的地面上,疼的她彎下了腰,額頭被按在地上,擦在地面上磕破了皮。

她卻依然死死地咬著(zhù)牙,“我......沒(méi)有做過(guò)?!?/p>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