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郁時(shí)年寧溪小說(shuō)最新章節更新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最新目錄

郁時(shí)年寧溪小說(shuō)最新章節更新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最新目錄

2020-10-10 19:42:47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熱榜小說(shuō)《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主要得益于作者夏七月別具匠心的構思,以及主角郁時(shí)年寧溪的討喜人設?!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5章介紹:寧溪沉入了昏迷之中。再度醒來(lái),是在監獄的醫務(wù)室中。醫生告訴她:“你懷孕了,三個(gè)月?!笔?........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5章 她懷孕了 在線(xiàn)試讀

寧溪沉入了昏迷之中。

再度醒來(lái),是在監獄的醫務(wù)室中。

醫生告訴她:“你懷孕了,三個(gè)月?!?/p>

什......什么?

她懷孕了?

她懷孕了!

寧溪已經(jīng)灰敗的眼光,忽然就燃起了點(diǎn)點(diǎn)星光。

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多么神奇。

這里,已經(jīng)有了一個(gè)小生命。

足夠在暗無(wú)天日的生活中,給她帶來(lái)的希望。

“那他......”

“已經(jīng)三個(gè)月了,有先兆流產(chǎn)的跡象?!?/p>

醫生說(shuō)到這兒,嘆了一聲,監獄里懷孕的,多半都......況且,這女孩身子也太弱,剛才看著(zhù)下半身都是血,真的是駭人。

“你好好保重吧,能不能生下來(lái)......看命?!?/p>

............

三年后。

雨季到來(lái),處處都是黏膩的一片濕熱。

身穿制服,腰間帶著(zhù)警棍的獄警拿出鑰匙,打開(kāi)了鐵門(mén),朝著(zhù)身后的一位穿西裝的男子彎腰。

“您請進(jìn)?!?/p>

周正宇邁腿走進(jìn)來(lái),抬頭掃了一眼這逼仄狹窄的黑暗甬道,只有頭頂的燈泡在明晃晃的亮著(zhù)。

“周先生,其實(shí)我把人給您帶出去就行了,何必您非要進(jìn)來(lái)呢?“

“前面帶路吧?!?/p>

來(lái)到了一間牢房前面,獄警要開(kāi)門(mén),被周正宇攔住了。

周正宇從上面的窗看見(jiàn)了里面的情景。

擁擠的牢房里面,匯聚了七八個(gè)女人。

在西墻邊,靠著(zhù)一個(gè)蜷縮在一起的女人。

女人的臉巴掌大小,卻因為長(cháng)時(shí)間不見(jiàn)陽(yáng)光,膚色有些暗淡發(fā)黃,嘴唇蒼白起皮,唯有一雙大眼睛,占據了一張面孔的一半,眼光呆滯的落在墻上。

這人就是寧溪。

“2783!你給我過(guò)來(lái)!”

坐在正中的一個(gè)女人粗聲粗氣的叫。

寧溪沒(méi)有動(dòng),就連眼睛都沒(méi)有眨一下。

靠的近的一個(gè)人狠狠地在她的腿上踹了一腳,“叫你呢,聾子了?”

寧溪被踹翻在地上。

她扶著(zhù)墻面,慢慢的爬起來(lái),小腿在小幅度的抖著(zhù),頭暈目眩。

她走到女犯人前面,拿起一旁的毛巾,幫老大擦了雙腳,端了洗腳盆轉身就走。

這女犯人在她的膝彎猛地踹了一腳。

寧溪雙腿一彎,猛地跪倒在地上,手中端著(zhù)的水盆嘭的摔在地上,里面的臟水迸濺了她一身,她狼狽的摔倒在地上,額角磕在床腳,眼前一黑,昏了過(guò)去。

再醒過(guò)來(lái),是在一間光亮的房間,旁邊立著(zhù)一個(gè)輸液架,里面的液體一滴一滴順著(zhù)透明的輸液管,流進(jìn)她手背凸起的青色血管內。

“你醒了?!?/p>

從光亮中,走出來(lái)一個(gè)穿著(zhù)西裝的男人。

“你高燒四十一度八,再晚一會(huì )兒,你命都沒(méi)了?!?/p>

一個(gè)穿著(zhù)白色護士服的小護士走過(guò)來(lái),手腳麻利的幫她量了溫度,“已經(jīng)退燒了?!?/p>

男人點(diǎn)了點(diǎn)頭。

小護士端著(zhù)托盤(pán)離開(kāi),關(guān)上了門(mén)。

“你是誰(shuí)?這是哪里?”

寧溪張了張嘴,嗓音沙啞難聽(tīng),如果只聽(tīng)聲音,還以為這是一個(gè)逐漸蒼老的中年婦女。

“我是周正宇,一名律師。這是醫院,我是來(lái)幫你辦出獄手續的,我已經(jīng)遞交了減刑材料,你可以從監獄里面出來(lái)了?!?/p>

他本以為,她會(huì )欣喜。

可是,此時(shí),在她這種大眼睛里,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黑的就仿佛是兩個(gè)黑洞一樣,逡逡幽幽,看不到底。

“你不高興?”

“條件?”

周正宇楞了一下,旋即笑了。

“寧小姐果然是冰雪聰明,只是,是有人托我,花了一百萬(wàn),保你提前出獄,只有一個(gè)要求......回到郁時(shí)年身邊?!?/p>

好像是聽(tīng)到了最好笑的笑話(huà),寧溪笑了起來(lái)。

被毀壞的聲帶,就好似是殘破的砂紙一樣,呼啦啦的在空氣里發(fā)出一陣刺耳的聲音,呼吸進(jìn)入氣嗓,她咳嗽了起來(lái)。

她撐著(zhù)床頭,咳嗽的滿(mǎn)臉通紅,“枉費了你家先生一片好意?!?/p>

“你被冤入獄,在獄中慘遭毒打,都是他的授意,他就是想要你有去無(wú)回,死在牢獄之中,你以為你坐滿(mǎn)了五年牢,就能平安出來(lái)么?他根本就沒(méi)有打算叫你出來(lái),他就是想要叫你把牢底坐穿,一輩子在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p>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寧溪嘴唇顫抖著(zhù),遍布傷痕的手指緊緊地攥住了,手背上血管凸起,血液開(kāi)始順著(zhù)輸液管倒流。

周正宇頓了頓,“他這樣對你,你還只想要逆來(lái)順受么?你本已經(jīng)被最好的大學(xué)錄取,但是全都被毀了,現在你出去,沒(méi)有人愿意用一個(gè)有前科的殺人犯,帶著(zhù)污點(diǎn),你一輩子都沒(méi)辦法洗干凈,沒(méi)辦法抬起頭來(lái)做人,難道......你不恨么?”

“恨......又如何?”

早已經(jīng)是爛命一條。

承受過(guò)非人的對待,她的內心早已沒(méi)了一點(diǎn)水花。

“恨,”周正宇握住她的手,把她緊緊攥著(zhù)的拳頭打開(kāi),不算平整的手指甲在手掌心里印下了彎彎月牙的血痕?!熬腿蟪??!?/p>

寧溪手指微動(dòng)。

“把他欠你的,他害你的,他傷你的,全都還回去?!?/p>

寧溪靜靜地盯著(zhù)天花板。

目光空虛而空洞,嘴唇緊緊地咬著(zhù)。

周正宇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照片來(lái),放在寧溪的床頭。

照片上,是一個(gè)笑的漂亮和燦的女童,扎著(zhù)兩個(gè)羊角辮,沐浴在陽(yáng)光中。

寧溪偏頭看過(guò)去,眼波瞬間距離的顫抖了起來(lái)。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