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TXT全文免費閱讀 無(wú)廣告純凈小說(shuō)站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TXT全文免費閱讀 無(wú)廣告純凈小說(shuō)站

2020-10-10 19:42:58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主角,他們的愛(ài)情故事曲折動(dòng)人,令人牽腸掛肚。這就是作者夏七月筆下的主角郁時(shí)年寧溪,小說(shuō)的名字叫《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8章內容介紹:破碎的玻璃水杯,在水晶吊燈的光的反射下,折射出刺目的光??蛷d里已經(jīng)空空.........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8章 大事不好了 在線(xiàn)試讀

破碎的玻璃水杯,在水晶吊燈的光的反射下,折射出刺目的光。

客廳里已經(jīng)空空如也。

蜿蜒到起居室門(mén)口。

曲婉雪眼睛里閃爍著(zhù)興奮的光芒。

她使出渾身解數展示自己。

可是下一秒,她的身子被重重的推到了門(mén)板上。

她痛的叫了一聲出來(lái)。

郁時(shí)年冷淡說(shuō),“我去看看睿睿?!?/p>

曲婉雪從身后抱住了郁時(shí)年。

“睿睿在主樓那邊......現在只有我們兩人?!?/p>

郁時(shí)年冷冷的站在原地,看著(zhù)自己面前的女人,眼神沒(méi)有一點(diǎn)波動(dòng)。

沒(méi)人能看得透他現在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你累了,早些休息?!?/p>

郁時(shí)年打開(kāi)門(mén)走了出去。

曲婉雪跪坐在地上,身體傾倒歪在了一邊。

她咬著(zhù)牙,握著(zhù)拳頭。

她不甘心!

她嫁過(guò)來(lái)不是為了守活寡的!

她必須要想一個(gè)法子!

............

郁時(shí)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他脫了衣服,踏入了浴室之中。

他站在花灑下,頭頂的水花從頭頂噴灑下來(lái),滑過(guò)頎長(cháng)精瘦的身軀。

腦海里,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夜......

那是他的生日。

寧菲菲......

想起寧菲菲,他對那個(gè)罪魁禍首的寧溪就恨的深入骨髓。

如果不是寧溪,寧菲菲也不會(huì )死。

寧溪。

他咀嚼著(zhù)這個(gè)名字,想要把她碎尸萬(wàn)段。

幾分鐘后,從浴室中走了出來(lái)。

他又成了那看起來(lái)衣冠楚楚,冰冷禁欲的冰寒男人。

郁時(shí)年走到酒柜旁,從里面拿出一瓶紅酒來(lái),倒入空酒杯中,瀲滟的紅好似血。

傭人在門(mén)外,“少爺,羅姨來(lái)叫了,吃晚飯了?!?/p>

羅姨是伺候在郁老夫人身邊的老人了,就算是郁時(shí)年都要有幾分恭敬的。

“我知道了?!?/p>

............

郁家大宅,主樓。

曲婉雪挽著(zhù)郁時(shí)年的手臂走進(jìn)來(lái),遠遠地就看見(jiàn)老夫人正在逗一個(gè)兩三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長(cháng)得實(shí)在是粉雕玉砌,就好似是洋娃娃一樣漂亮。

“睿睿,你看這個(gè),是什么呀?”郁老夫人難得的有耐心,將沙發(fā)上的早教卡片一張一張的翻過(guò)去。

可那小男孩,一雙靈動(dòng)的眼睛左看看右看,嘴唇動(dòng)了動(dòng),嗚哇了一聲。

郁老夫人嘆了一聲,把卡片放在了一邊,“清怡,把睿睿抱走吧?!?/p>

羅姨上前把睿睿抱了起來(lái),“來(lái),小少爺?!?/p>

睿睿伸手摟住了羅姨的脖子。

曲婉雪伸手來(lái)接,“來(lái)讓我抱吧?!?/p>

沒(méi)等曲婉雪的手伸過(guò)去,睿睿就忽然大哭了起來(lái)。

羅姨笑著(zhù):“少奶奶,您沒(méi)有帶過(guò)孩子,還是讓我喂小少爺吃東西吧?!?/p>

曲婉雪臉上堆笑,可心里卻恨不得把那個(gè)小畜生給罵死。

一點(diǎn)不長(cháng)進(jìn)!

笨的要死!

她心里罵的小畜生,卻是郁家人捧在手心的小祖宗。

郁老夫人說(shuō):“過(guò)了年,睿睿就三歲了,也該找一個(gè)家庭教師專(zhuān)門(mén)來(lái)教孩子了?!?/p>

郁時(shí)年點(diǎn)了點(diǎn)頭,“嗯,我去辦?!?/p>

“我已經(jīng)讓清怡去找了,這事兒你們不用急?!庇衾戏蛉寺湓谠诓妥琅?,“去樓上叫老爺下來(lái)吧?!?/p>

郁時(shí)年的手機響了起來(lái)。

他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接通了電話(huà)。

“郁少,大事不好了!”

郁時(shí)年眉心皺了起來(lái),“怎么?”

“那個(gè)關(guān)在監獄里的寧溪......逃獄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