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一共多少章節 郁時(shí)年寧溪小說(shuō)全章節目錄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一共多少章節 郁時(shí)年寧溪小說(shuō)全章節目錄

2020-10-10 19:42:30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主角,讓你似曾相識,感同身受。他就是小說(shuō)《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中的主角郁時(shí)年寧溪,一對歡喜冤家?!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1章內容摘要:寧溪打開(kāi)化妝間的門(mén),一道凌厲的掌風(fēng)就刮了過(guò)來(lái)。啪的一聲。她右臉上挨了一個(gè)火辣的巴掌。還不及反.........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1章 我沒(méi)有你這個(gè)女兒! 在線(xiàn)試讀

寧溪打開(kāi)化妝間的門(mén),一道凌厲的掌風(fēng)就刮了過(guò)來(lái)。

啪的一聲。

她右臉上挨了一個(gè)火辣的巴掌。

還不及反應,又一個(gè)巴掌甩了下來(lái),她這次被打了一個(gè)踉蹌,扶著(zhù)墻才站穩,唇齒間瞬間充斥了甜腥的味道。

“你姐姐葬禮剛過(guò),你就急著(zhù)要嫁給你姐夫了!你還要不要臉???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說(shuō)的么?我怎么就養出來(lái)你這么一個(gè)不要臉的東西!”

面前站著(zhù)的是一個(gè)身穿黑色刺繡長(cháng)裙的貴夫人,胸口還別著(zhù)一枚紙折的白花。

“媽?zhuān)睂幭p輕地喚了一聲,“你來(lái)參加我的婚禮么?”

貴夫人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氣勢凌人的俯視著(zhù)她,滿(mǎn)眼滔天的怒火。

“別妄想了!你害死了你姐姐,奪走了她的丈夫,搶走了她的婚禮,你現在還想叫我參加這個(gè)婚禮!骯臟,惡心!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你這么賤的女人!我沒(méi)有你個(gè)女兒!”

貴夫人離開(kāi)的時(shí)候,狠狠地瞪著(zhù)她,高跟鞋在她的小腿上猛地踹了兩腳,黑色的尖頭高跟鞋,錐在皮肉上,入骨髓的疼。

寧溪沒(méi)有哭。

甚至就連淚眼朦朧的感覺(jué)都沒(méi)有。

她扶著(zhù)墻站起來(lái),一步步走向化妝臺,拿著(zhù)化妝刷補妝。

挨了兩個(gè)巴掌的右臉已經(jīng)紅腫了起來(lái),就算是遮也沒(méi)辦法短時(shí)間內消腫,她給服務(wù)生要了冰袋冰敷消腫。

今天是她和他的婚禮。

她必須要最完美最漂亮的站在他的身旁。

“你媽走了?”

好友顧湘走進(jìn)來(lái),一眼就看見(jiàn)了寧溪臉上的巴掌印,驚的捂住了嘴,“這是你媽打的?”

寧溪默默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

顧湘氣的跺腳,“你媽怎么能這樣,還是親媽么?不參加婚禮就算了,都快上臺了,你臉上帶著(zhù)巴掌印怎么上臺??!”

寧溪低垂著(zhù)眼簾,“他們都怨我?!?/p>

“怨你什么?害死了寧菲菲?”顧湘說(shuō),“寧菲菲的死跟你有什么關(guān)系?是她自己跳樓自殺的!”

“跟她......沒(méi)有關(guān)系么?”

門(mén)口,傳來(lái)一道陰測測的聲音。

寧溪后背僵了一下,密密麻麻的爬上了冰冷的寒意。

顧湘轉過(guò)身來(lái),剛想要反駁,卻被門(mén)口的人身上的氣勢給嚇的腦中空白了一片。

男人倚在門(mén)框上,一身黑色的西裝熨帖,手指間攜了煙,狀似漫不經(jīng)心看過(guò)來(lái)的眼神像是裹著(zhù)刀片。

“出去?!?/p>

男人一步一步的走過(guò)來(lái),目不斜視的對顧湘說(shuō)了一句。

顧湘身體顫了顫,卻還是擋在了寧溪的面前。

“不、不行,我今天是伴娘,我要陪著(zhù)溪溪?!?/p>

男人朝著(zhù)門(mén)外冷聲吩咐:“把顧小姐請出去?!?/p>

“是!”

門(mén)口站著(zhù)的兩個(gè)保鏢走進(jìn)來(lái),直接把顧湘給架了起來(lái)。

寧溪拎起裙擺轉身就要飛奔過(guò)去,被男人一條手臂擋住了,向下傾身,直接壓在了化妝椅子上。

“你們放開(kāi)我!你們這是違法的!我要報警!不許......嗚嗚!”

顧湘的嘴巴被直接捂住了,拖了出去,嘭的一聲關(guān)上了門(mén)。

“郁時(shí)年,你叫他們放開(kāi)湘湘,有什么事情你沖著(zhù)我來(lái)!”寧溪抬頭看著(zhù)男人有些青澀胡茬的下巴,手指尖緊緊地在椅側握著(zhù),指節泛青。

“沖著(zhù)你來(lái)?”男人譏誚的挑眉。

寧溪發(fā)出痛苦的哼叫,“時(shí)年,你松手?!?/p>

寧溪腦中的云霧豁然撥開(kāi),聽(tīng)見(jiàn)男人口中的話(huà),猶如被兜頭澆下了一盆冰水!

“沒(méi)人知道你這種模樣吧,”郁時(shí)年惡意的笑著(zhù),“你說(shuō),如果我把這段視頻放到婚禮上去放的話(huà)......”

他按下了播放鍵。

“不,時(shí)年,你不能這樣做?!彼嫔l(fā)白,嘴唇顫抖著(zhù),手想要拉起衣服,卻被男人給按在頭頂。

“為什么不能?”

寧溪眼淚從眼眶滑落,“沒(méi)有,姐姐不是我害死的,我沒(méi)有......”

“我親眼看見(jiàn)你推她下去的!”郁時(shí)年冷笑著(zhù),“你是個(gè)殺人犯?!?/p>

他狠狠地甩開(kāi)寧溪。

寧溪急忙拉著(zhù)自己身上的衣服,默默地掉眼淚。

她抹了一下眼角的淚痕,“婚禮的時(shí)間到了?!?/p>

郁時(shí)年走過(guò)來(lái),扯住她的長(cháng)發(fā)向后拉。

“婚禮?你還有臉說(shuō)婚禮?!”

“??!”

寧溪感覺(jué)到手臂生冷的疼了一下,一個(gè)鋼鐵般的手臂直接將寧溪給拉了起來(lái),嘭的一聲踹開(kāi)了化妝間的門(mén),把她往外拉。

“你不是想要婚禮么?好,那我親愛(ài)的新娘,現在,請好好享受你的婚禮......”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