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主角郁時(shí)年寧溪)無(wú)刪減版免費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主角郁時(shí)年寧溪)無(wú)刪減版免費閱讀

2020-10-10 19:42:55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他是她摯愛(ài)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lái)。她說(shuō):郁時(shí)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shuō):郁時(shí)年,我不愛(ài)你了,再也不。后來(lái),郁時(shí)年看著(zhù)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kāi)始,他就愛(ài)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像一盞白酒,并不會(huì )因為時(shí)間的流逝而變淡失色,而是愈加濃香。它就是當代作家夏七月編寫(xiě)的小說(shuō)《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肚橥灸┞罚河羯俨辉僖?jiàn)》第7章內容簡(jiǎn)介:“不要!少奶奶!你不能這樣做!我沒(méi)有!我錯了!”討饒不成,女傭破口大罵,.........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jiàn)》 第7章 時(shí)年,你回來(lái)了 在線(xiàn)試讀

“不要!少奶奶!你不能這樣做!我沒(méi)有!我錯了!”討饒不成,女傭破口大罵,“你這個(gè)惡毒的蛇蝎女人!你不得好死!你......唔!”

女傭被捂住了嘴,被拖著(zhù)手臂往外走。

林管家心里有點(diǎn)發(fā)憷。

他擔憂(yōu)的用余光掃了一眼身旁的農村女孩。

有點(diǎn)訝異。

這女孩......

竟然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zhù)女傭被拖走,眼神里沒(méi)有一絲一毫的波動(dòng)。

寧溪忽然猛地哆嗦了一下,眼神極具驚懼,顫抖著(zhù)拉他的衣袖,“我、我有點(diǎn)害怕?!?/p>

林管家收回目光,看來(lái)是自己剛才看錯了。

他小聲安撫著(zhù):“少奶奶最恨的就是涂抹妖艷的女人,你平常樸素簡(jiǎn)樸點(diǎn),說(shuō)話(huà)小心,就不會(huì )有事?!?/p>

“林管家?!?/p>

林管家聽(tīng)見(jiàn)曲婉雪叫,立即就帶著(zhù)寧溪走了進(jìn)去。

“少奶奶?!?/p>

曲婉雪扣著(zhù)指甲上的丹蔻,掀起眼簾來(lái),目光落在了身后的寧溪身上,“這是......”

“這是李娟?!?/p>

“李娟?”曲婉雪皺了皺眉。

“就是前兩天被車(chē)撞了的那個(gè)農村來(lái)的女孩?!崩瞎芗医忉尩?。

曲婉雪掃了寧溪一眼,“哦,我想起來(lái)了?!?/p>

這農村女孩低著(zhù)頭,頭發(fā)蓬亂,穿著(zhù)洗的掉色的棉布衣服,此時(shí),嚇的渾身哆嗦,看向她的眼神有些驚恐,粗糙的手指不斷的攥著(zhù)衣角。

曲婉雪看的厭惡,擺了擺手,“剛好廚房缺了一個(gè)人,讓她頂小王的班,去跟張嫂吧?!?/p>

張嫂聽(tīng)見(jiàn)自己被點(diǎn)名,急忙從后面擦著(zhù)圍裙走過(guò)來(lái),“在,這位姑娘,你跟我來(lái)吧?!?/p>

寧溪還是低著(zhù)頭,聲音低的猶如蚊蠅,囁嚅著(zhù)道:“謝謝......謝謝少奶奶?!?/p>

她跟著(zhù)張嫂往前走。

“時(shí)年,你回來(lái)了?!?/p>

剛走到廚房的長(cháng)廊,寧溪聽(tīng)見(jiàn)門(mén)口的聲音,嚯的回頭。

頎長(cháng)身影的男人,邁著(zhù)修長(cháng)的雙腿走進(jìn)來(lái),身上累積的那股沉郁的氣質(zhì)越發(fā)的成熟深邃。

她本以為,恨意早已經(jīng)在監獄里日復一日的苦痛折磨中泯滅了,沒(méi)想到,就在看見(jiàn)他的這一刻,越發(fā)強烈了起來(lái)。

她的目光迸射出難掩的恨意,恨不得將他拆皮剝骨,喝他血肉!

郁時(shí)年捏了捏疲累的眉心,松了松領(lǐng)口,抬步往前走了兩步,猛然駐足。

敏感的神經(jīng)線(xiàn)察覺(jué)到有敵意的目光,循著(zhù)目光看了過(guò)去。

只有灰色的背影。

郁時(shí)年皺了皺眉,目光變得冷厲而粘稠,“家里來(lái)新人了?”

曲婉雪笑著(zhù)起身,“嗯,小廚房來(lái)了個(gè)新人,原先那個(gè)小王實(shí)在是不懂事兒,我讓人給打發(fā)走了?!?/p>

她說(shuō)著(zhù),就已經(jīng)主動(dòng)的走到郁時(shí)年的面前,伸手幫他解開(kāi)領(lǐng)帶。

曲婉雪把領(lǐng)帶順手丟在了沙發(fā)上。

旁邊的傭人低頭急忙都匆匆離開(kāi)。

在走廊拐角,有一個(gè)嬌小的身影默默地站著(zhù)。

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zhù)那客廳之中恍若無(wú)人的男女。

默然了十幾秒鐘,寧溪轉身回到了房間。

這是一間很小的儲物間。

靠著(zhù)墻面的是高大的儲物柜,里面放著(zhù)各種雜物。

在靠窗邊的位置,擺放著(zhù)一張單人彈簧床。

寧溪坐在床邊,解開(kāi)了自己右臂上打著(zhù)的石膏繃帶。

一層一層,就好似是女人剝落的紗衣一樣,袒露出里面雪一樣的皮膚。

完好無(wú)損。

根本就沒(méi)有受傷!也沒(méi)有骨折!

咚咚咚。

房門(mén)被敲響了。

張嫂說(shuō):“小娟?!?/p>

寧溪迅速的將繃帶纏好,走過(guò)去開(kāi)門(mén)。

“小王的床鋪已經(jīng)收拾好了,你過(guò)來(lái)吧?!?/p>

寧溪訥訥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去拿了自己的麻布背包,低著(zhù)頭跟著(zhù)張嫂走了出去。

剛一走出去,就聽(tīng)見(jiàn)了客廳里傳來(lái)了嘭的一聲巨響。

寧溪腳步一頓,轉頭看過(guò)去。

張嫂提醒道:“別看?!?/p>

寧溪不解的囁喏,“摔、摔東西了?!?/p>

“別管,”張嫂說(shuō):“不該看的不要看,不該聽(tīng)的不要聽(tīng),你只要好好干活?!?/p>

寧溪點(diǎn)了點(diǎn)頭。

轉彎時(shí),她還是轉頭朝著(zhù)那光亮的客廳看了一眼。

她似乎......看到了點(diǎn)什么。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