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 >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TXT全文免費閱讀 無(wú)廣告純凈小說(shuō)站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TXT全文免費閱讀 無(wú)廣告純凈小說(shuō)站

2023-10-13 07:27:05 作者:夕下游水
  •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

    女帝成了植物人,竟然讓我趁天黑把她娶了沖喜?我叫秦霄,我穿越了。沒(méi)成曾想開(kāi)局竟如此離譜!面對如此佳麗,我能怎么辦?我只能將開(kāi)心的淚水獨自吞咽啊。更何況我無(wú)論做什么,她此刻竟都不反對?!医需筝p音,我成了植物人。本來(lái)靠著(zhù)自身功力,只需靜待數日,就可醒過(guò)來(lái)。沒(méi)曾想,我的好大臣,竟然給我找了個(gè)夫君沖喜!其實(shí)就算這樣,我也能忍,大不了等我醒了隨便打發(fā)了就是。

    夕下游水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玄幻
    立即閱讀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 章節介紹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的作者夕下游水,文筆嫻熟,角色塑造完美,主角秦霄梵輕音可以說(shuō)是智商爆炸,吸粉無(wú)數!該小說(shuō)第6章內容介紹:秦霄只猶豫了一秒鐘,直接單膝跪地?!俺荚嘎?tīng)王爺差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哈哈!好!”梵梟頓時(shí)大悅。起身從.........

《娶了植物人女帝后,我樂(lè )瘋了》 第6章 在線(xiàn)試讀

秦霄只猶豫了一秒鐘,直接單膝跪地。

“臣愿聽(tīng)王爺差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哈哈!好!”

梵梟頓時(shí)大悅。

起身從身后的架子上,鄭重其事的取出一柄寶劍,遞給了秦霄。

“此乃天龍劍!今日起,本王將此劍賜予你!以后你就是本王最信任的府將!”

“希望你不要讓本王失望!”

“謝王爺!”

秦霄接過(guò)那天龍劍,模樣看起來(lái)十分激動(dòng)的樣子。

毫無(wú)疑問(wèn)。

這一切受寵若驚的模樣,秦霄當然是演的。

秦霄心里真實(shí)想法是:

開(kāi)玩笑!

你什么角色?也敢謀劃我老婆的帝位?

不管怎么樣。

秦霄都和梵輕音拜過(guò)堂了。

梵輕音就是他的妻子。

這種幫外人,謀劃自己老婆帝位的事情。

他干的出來(lái)嗎?

當然干不出來(lái)!

但之所以還是接受了梵梟的封職,還有賞賜。

一是因為秦霄目前在宮中還沒(méi)站穩腳跟,地位十分不穩,上來(lái)就面對一個(gè)王爺的脅迫,他除了答應,也沒(méi)有其他辦法。

二來(lái),這梵梟拉攏自己,無(wú)非是想利用自己,這個(gè)梵輕音明面上最親近的人,來(lái)監視梵輕音,好幫助他奪位!

但秦霄也能反過(guò)來(lái)利用這點(diǎn),監視梵梟,當一個(gè)無(wú)間道臥底!

幫助梵輕音,兵來(lái)將擋水來(lái)土掩!

而且,就算秦霄是真心答應梵梟。

在梵梟眼里,秦霄的利用價(jià)值,也只在幫助他奪位。

一旦梵梟真的奪得了帝位。

還能容忍自己這個(gè)可能救活梵輕音的夫君存在?

一定會(huì )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斬殺!

秦霄從一開(kāi)始。

就只能站在梵輕音這一邊。

不過(guò)。

秦霄看了看手上剛得到的天龍劍。

這劍還是相當不錯的。

應該整個(gè)神月國度,都數一數二的絕世寶劍了。

這梵梟,為了拉攏自己,還真是下血本。

不過(guò)秦霄也不傻。

這梵梟現在給自己這么大的好處。

肯定是有更大的圖謀。

不然不就虧了不是?

果然。

梵梟緩緩道:

“秦霄啊,那本王現在就有件事要交給你辦?!?/p>

“請王爺吩咐!”

秦霄心里看不上這個(gè)梵梟。

但是明面上的演戲,還是要演足了的。

梵梟對秦霄很滿(mǎn)意。

這是個(gè)聰明人。

沒(méi)有因為成為女帝夫君,就不知道自己姓誰(shuí)了。

越是聰明人,才越能幫自己成就大業(yè)!

梵梟也不擔心秦霄因為娶了梵輕音,就覺(jué)得秦霄肯定會(huì )幫梵輕音。

他了解梵輕音。

這是個(gè)傲到骨子里的女人。

秦霄娶她,根本沒(méi)經(jīng)過(guò)她同意!

若是梵輕音醒來(lái)。

第一個(gè)沒(méi)命的,只能是秦霄。

這一點(diǎn),秦霄肯定也知道。

那么秦霄唯一的選擇。

就只有自己!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這也是梵梟和梵輕音斗了這么多年,依然能不落下風(fēng)的原因之一!

梵梟緩緩道:

“本王府里,出了一些不太聽(tīng)話(huà)的人!本王需要你幫本王找出那些人,將他們肅清!”

“帝爵爺玲瓏心思,這一點(diǎn),對爵爺應該不難吧?”

肅清王府?

想了一下。

秦霄懂了。

這么說(shuō),梵梟府里,有內奸?

這內奸來(lái)源是哪?

大概率是梵輕音沒(méi)跑了。

安插進(jìn)來(lái),監視他的。

梵梟自己找不出內奸。

就把這任務(wù)交給自己。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是梵梟其實(shí)知道內奸是誰(shuí)了。

之前是礙于梵輕音沒(méi)有昏迷,不好出手直接拔掉。

而現在。

交給自己來(lái)除內奸。

沒(méi)準是對自己的一種試探!

試一試自己投誠的忠心。

自己要是除掉了內奸,那就無(wú)事發(fā)生,會(huì )得到賞賜。

但秦霄要是對某些內奸心軟了。

那在梵梟眼里,秦霄自然就是沒(méi)有真的對他投誠。

那死的就是秦霄自己了!

秦霄思緒片刻,覺(jué)得第二種可能性高一點(diǎn)。

畢竟自己府里的內奸是誰(shuí),以梵梟的手段,怎么可能不知道?

現在交給自己。

大概率就是試探!

“這些大人物,真是一百個(gè)心眼子!”

秦霄嘆氣。

他本來(lái)不想卷入這種事情里。

但是可惜啊。

自從他莫名其妙被綁來(lái)娶了梵輕音。

他就很難置身事外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觀(guān)察著(zhù)秦霄的表情,梵梟目光閃動(dòng),隨即又繼續開(kāi)口道:

“本王也知道,這樣的小事,讓帝爵爺去做,太過(guò)屈才了?!?/p>

“不過(guò)帝爵爺剛入朝堂,對諸多事務(wù)不慎明朗,正好借此等小事去了解了解,也算好事?!?/p>

說(shuō)罷,他沉吟一下,又開(kāi)口道:

“等辦幾件這樣的小事之后,你對諸多事務(wù)也熟悉了,屆時(shí)本王便可放心的讓你去天道閣一趟?!?/p>

“天道閣的閣主玄彌道長(cháng)近日要突破瓶頸!成就地仙境界!”

“若是他成了,你就想辦法將他拉攏到本王陣營(yíng),就算辦不到,起碼也不能讓他去幫梵輕音!”

“有一尊地仙相助,本王的把握,也會(huì )大了很多!”

“我明白了?!?/p>

秦霄點(diǎn)頭。

看來(lái)只有通過(guò)幾次梵梟的考驗,他才會(huì )完全信任自己啊。

隨后梵梟又給了他一塊令牌。

“去吧!這是本王令牌,有它在,以后行事會(huì )少很多麻煩!”

拿著(zhù)梵梟的令牌,秦霄拱手鞠躬,轉身踏步離開(kāi)王爺府。

來(lái)到外面。

秦霄一手拿著(zhù)令牌,一手拿著(zhù)天龍劍,陷入深思。

地仙。

除卻道門(mén)傳說(shuō)中的平地飛升以外,這是有史冊記錄中,道門(mén)最強境界!

地仙,顧名思義,在凡間大陸上,就如同真正神仙一般,完全可以橫著(zhù)走的存在!

哪怕是神月國度這樣的超級王朝,也不得不重視。

秦霄駭然的同時(shí),心里也好奇。

這天底下武者眾多。

練武練到極致,也始終超脫不了肉體凡胎。

道家一門(mén)。

難道真的能打破桎梏,以凡人之軀,窺探那傳說(shuō)中的成仙之道?

看來(lái)這個(gè)世界還有諸多秘密需要自己探索啊。

隨后他又想到了眼下形勢。

一個(gè)是王爺梵梟。

一個(gè)是名義上是他妻子的植物人女帝梵輕音。

他夾在中間,弄不好就小命玩完。

“算了,想多了也是麻煩?!?/p>

“先回去!”

秦霄也不想繼續想下去。

他的本意還是要變強。

只要變得足夠強。

這些什么權謀。

政治斗爭。

都無(wú)法束縛住他!

“目前我有了八十年內力,雖然沒(méi)有掌握很厲害的外功,應該也能媲美地品高手了吧!”

這個(gè)世界武道分為天地玄黃四個(gè)品級。

每個(gè)品級,又分為前中后三個(gè)境界。

一旦突破了天品,那就是地仙。

地仙之上,更是讓無(wú)數人向往的天仙,金仙……

不過(guò)這個(gè)世界地仙少之又少,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到。

別說(shuō)地仙了,就是地品高手,都已經(jīng)極為少見(jiàn)了。

所以秦霄目前的實(shí)力。

無(wú)論宮內宮外。

只要低調一點(diǎn),應該沒(méi)什么人,能對秦霄產(chǎn)生威脅!

“不過(guò)還不夠!”

秦霄的目的,是足夠強,強到掌握自己的命運。

據說(shuō)皇宮之內的天品高手,就不下十名。

他這么點(diǎn)實(shí)力,還遠遠沒(méi)到秦霄的預期!

“所以,就需要回去,找梵輕音,刷桃花點(diǎn),繼續抽獎才行!”

秦霄打定主意,直奔帝宮而去!

而剛到帝宮,就看到宋成文帶著(zhù)一群人圍在帝宮前。

來(lái)勢洶洶。

看到這一幕,秦霄心里一涼。

“壞了?!?/p>

“不會(huì )是宋成文看一晚上,梵輕音沒(méi)醒,來(lái)找我興師問(wèn)罪的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