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 > 時(shí)瑤封衍《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第9章在線(xiàn)閱讀

時(shí)瑤封衍《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第9章在線(xiàn)閱讀

2023-10-13 15:25:25 作者:嗜命
  •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

    她本是玄門(mén)神算,一朝穿越成為了人人可欺的小可憐。換了個(gè)芯子后,看她分分鐘逆襲虐渣!靠著(zhù)玄學(xué)時(shí)瑤混的風(fēng)生水起。傳聞她被斷絕關(guān)系趕出家門(mén)?各路大佬紛涌而至,“跪求大師一卦,我愿送上全部家產(chǎn)!”“師傅,我名下房產(chǎn)任您挑選!”黑心家人傻眼了,現在后悔還來(lái)得及嗎?傳聞她被渣男拋棄,怒嫁豪門(mén)?渣男嘴硬,“將就的婚姻不是愛(ài)情!”

    嗜命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言情
    立即閱讀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 章節介紹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是一部女頻小說(shuō),主角是時(shí)瑤封衍,在作者嗜命輕車(chē)熟路的駕馭下,該小說(shuō)在諸多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中脫穎而出!《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第9章主要內容:回到車(chē)上,剛才還一臉風(fēng)輕云淡的封衍虛弱的坐在了車(chē)上。渾身更是瞬間起了一層薄汗,即使是這樣.........

《玄門(mén)老祖在人間虐渣》 第9章當她瞎嗎? 在線(xiàn)試讀

回到車(chē)上,剛才還一臉風(fēng)輕云淡的封衍虛弱的坐在了車(chē)上。渾身更是瞬間起了一層薄汗,即使是這樣他也沒(méi)叫出聲來(lái),雙手緊緊握住咬著(zhù)牙堅持著(zhù)。

司機在一旁心急不已,他想送少爺回去,卻被攔下了。過(guò)了好一會(huì )兒,封衍臉上的表情才平靜了下來(lái),又恢復了以往的神色,只是眼底卻浮現出一絲疲憊。

他閉上了眼睛開(kāi)始養神,司機見(jiàn)少爺平靜下來(lái)這才稍微放下了心。他不是第一次見(jiàn)少爺這樣了,可每一次少爺都咬著(zhù)牙堅持下去,從來(lái)不說(shuō)一聲痛,看的人有些心疼。

時(shí)家。

她的房間已經(jīng)被改成了保姆房,時(shí)瑤看到也并不氣惱,反正她也不會(huì )再回這個(gè)家了。

等了一會(huì )兒,時(shí)婉婉一副虛弱的樣子走了出來(lái)。

看到時(shí)婉婉,時(shí)瑤不由得發(fā)出一聲輕笑。

當她瞎嗎?

時(shí)婉婉身披一件白色針織大衣,長(cháng)長(cháng)的卷發(fā)垂在胸前,有幾根碎發(fā)調皮的跑了出來(lái),給人一種剛起床的凌亂美。

巴掌大的小臉有些蒼白,卻越發(fā)的惹人憐惜??此扑仡?,實(shí)則每一處都是精心描繪,就連時(shí)瑤都忍不住稱(chēng)贊一句,化妝技術(shù)不錯。

“姐姐你來(lái)了?!睍r(shí)婉婉看見(jiàn)時(shí)瑤,表現的很是高興。

話(huà)一說(shuō)完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lái),沈思霜見(jiàn)狀連忙端過(guò)來(lái)了一杯水看著(zhù)時(shí)婉婉喝下。

“你妹妹跟你打招呼你沒(méi)聽(tīng)見(jiàn)嗎?”沈思霜見(jiàn)時(shí)瑤不為所動(dòng),頓時(shí)氣不打一處來(lái)。

時(shí)瑤還沒(méi)說(shuō)話(huà),就見(jiàn)時(shí)婉婉挽住沈思霜的手臂撒嬌似得搖了搖,“媽媽?zhuān)蚁牒饶阒蟮闹嗔??!?/p>

一聽(tīng)自家女兒想喝她煮的粥,沈思霜立馬變了臉色,一臉慈愛(ài),“那媽媽現在就去給你煮?!闭f(shuō)完還憐愛(ài)的拂了拂時(shí)婉婉的腦袋。

這樣的場(chǎng)景時(shí)瑤已經(jīng)見(jiàn)怪不怪了,你說(shuō)同樣都是女兒,沈思霜對待兩人的區別怎么會(huì )這么大?

時(shí)瑤都懷疑原主是不是沈思霜撿來(lái)的?

盯著(zhù)沈思霜這么仔細一看,心中瞬間了然。

時(shí)婉婉支開(kāi)沈思霜后,看向時(shí)瑤,柔聲說(shuō)道,“姐姐,我跟逸哥哥之間真的沒(méi)什么,我會(huì )證明給你看的?!?/p>

說(shuō)完時(shí)婉婉掏出手機打了一個(gè)電話(huà),電話(huà)被接通后不冷不淡的說(shuō)了一句,“你進(jìn)來(lái)吧?!?/p>

正當時(shí)瑤猜想時(shí)婉婉在玩什么把戲的時(shí)候,簫逸從門(mén)口走了進(jìn)來(lái)。

簫逸一進(jìn)來(lái),看到竟然時(shí)瑤也在,神色有些驚慌,眼底閃過(guò)一絲心虛。

“逸哥哥,我今天叫你來(lái),是想要你當著(zhù)姐姐的面把誤會(huì )都說(shuō)清楚?!睍r(shí)婉婉直直的看向簫逸,徑直說(shuō)道,“我們之前沒(méi)什么關(guān)系,以后也不會(huì )有!”

看著(zhù)時(shí)婉婉要跟自己劃清界線(xiàn),眼底閃過(guò)震驚,有些著(zhù)急的拉上了時(shí)婉婉的胳膊,“婉婉,你在說(shuō)什么?”

時(shí)婉婉看著(zhù)簫逸紅了眼睛,卻狠下心來(lái)推掉了他的胳膊,語(yǔ)氣疏遠的說(shuō)道,“就是你聽(tīng)到的那樣?!?/p>

簫逸看到時(shí)婉婉來(lái)真的,眸底閃過(guò)一絲沉痛,失魂落魄的問(wèn)道,“為什么?”

在一旁站著(zhù)的時(shí)瑤表示,如果我有罪,請讓法律制裁我,而不是在這里看你們演戲。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