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光芒的偽裝色
光芒的偽裝色

光芒的偽裝色佚名 著(zhù)

主角:賀禮,里予
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光芒的偽裝色》堪稱(chēng)世紀佳作,作者佚名文筆極佳,妙語(yǔ)連珠,可見(jiàn)其才高八斗,學(xué)富五車(chē)。小說(shuō)《光芒的偽裝色》講述了:我嫁給了曾經(jīng)霸凌我的人。他現在斷了兩條腿。我白天推著(zhù)他看風(fēng)景,在人前做個(gè)好妻子。夜里就狠狠羞辱他,發(fā)泄從前受到的傷害。他自知身殘,從不反抗?;楹蟮谌?,我怨氣已消,打算離開(kāi)。他卻突然從輪椅上站了起來(lái),聲音低沉如惡魔?!改阕卟坏舻??!?..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27 07:41:55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嫁給了曾經(jīng)霸凌我的人。

他現在斷了兩條腿。

我白天推著(zhù)他看風(fēng)景,在人前做個(gè)好妻子。

夜里就狠狠羞辱他,發(fā)泄從前受到的傷害。

他自知身殘,從不反抗。

婚后第三年,我怨氣已消,打算離開(kāi)。

他卻突然從輪椅上站了起來(lái),聲音低沉如惡魔。

「你走不掉的?!?/p>

01

我答應了賀禮的求婚,在他腿斷的時(shí)候。

因為醫生說(shuō)他傷得太重,站起來(lái)可能性不大。

而我要的恰恰就是一個(gè)不能與我抗衡的殘廢。

高一那年,我發(fā)現了賀禮的秘密。

他把我逼在小胡同的墻角,威脅我不能說(shuō)出去。

隨后開(kāi)始了對我長(cháng)達三年的恐嚇與羞辱。

我對他的恨意從初見(jiàn)至今,每分每秒,只增不減。

現在,終于可以報仇了。

賀禮坐在輪椅上跟我一起宣讀結婚誓詞。

他的西服沒(méi)有一絲褶皺,板板正正,和他的皮囊一樣。

我側身低頭看他,像看一只可憐的螻蟻。

北城冬日陽(yáng)光少得可憐,賓客陸續離席,而我推著(zhù)賀禮入洞房。

我坐在大紅色的床上,看著(zhù)賀禮。

良久,他開(kāi)口:「里予,幫幫我?!?/p>

我不理他,只慢慢脫著(zhù)衣服。

緋色爬上臉頰,他試圖站起來(lái),但最終失敗。

「里予,幫幫我?!?/p>

他又一次開(kāi)口,語(yǔ)氣很是不耐。

我一腳把輪椅踢得遠遠的。

「你求我??!」

02

賀禮在輪椅上待了一夜,我還是很好心給他裹了床棉被,只是樣子略顯滑稽。

我用手機拍下,偷偷發(fā)在微博小號。

并配文:「新婚夜丈夫不能人道,美嬌娘被迫守活寡?!?/p>

賀禮起初也反抗過(guò),把新房里能砸的都砸了。

但沒(méi)用。

賀家人聽(tīng)到動(dòng)靜并不阻攔。

因為賀文舟也很喜歡看他哥哥無(wú)能狂怒的樣子。

在這點(diǎn)上,我們目標一致。

和八年前一樣。

賀文舟是我的初戀。

要不是當初賀禮橫插一腳,我跟賀文舟的孩子都會(huì )跑了。

上中學(xué)那會(huì )兒。

我家里很窮,住在老舊待拆遷的棚戶(hù)區。

父母幾經(jīng)輾轉,花費半生積蓄送我進(jìn)了市里的一所私立高中。

同學(xué)們非富即貴,快到家的那幾條陰暗臟亂的巷子不可能出現我的同學(xué)。

所以當我看到賀禮偷偷摸摸進(jìn)了一間老房子的時(shí)候,就不自覺(jué)跟了上去。

冬日里窗戶(hù)上都是露水,我看的不真切。

賀禮好像對著(zhù)屋里的人叫父親,還給了他很多錢(qián)。

屋里燈光暗黃,氤氤氳氳像做夢(mèng)一樣。

屋檐的冰凌突然砸在我身上,我驚呼,然后迅速跑掉。

可賀禮速度太快了,我被他抓個(gè)正著(zhù)。

他拎著(zhù)我到一個(gè)死胡同。

見(jiàn)周?chē)踩趾莺輰⑽宜ぴ诘叵隆?/p>

一字一頓:「敢說(shuō)出去一個(gè)字,你就死定了!」

這話(huà)換個(gè)人說(shuō)我一定會(huì )當他放屁。

但是賀禮不一樣,他是北城賀家的小少爺。

不管以后還是不是,但起碼現在是。

一些不觸及法律的腌臜事他做的得心應手。

包括但不限于搶來(lái)別人的女朋友并羞辱她。

比我如今羞辱他可厲害多了。

03

新婚第二天,賀家家宴。

我推著(zhù)賀禮慢慢入席,禮貌問(wèn)候著(zhù)賀父、賀母。

還有一臉玩味兒的小叔子賀文舟。

刀叉賀文舟還用不習慣,筷子夾起牛排就啃。

嘴里塞滿(mǎn)了還不忘問(wèn)候哥嫂:「昨晚上可還順利?」

賀父罵他沒(méi)規矩,他回嗆:「流浪十幾年,換你你也沒(méi)規矩?!?/p>

見(jiàn)要冷場(chǎng),我趕緊說(shuō):「一切都好?!?/p>

說(shuō)完還嬌羞地看著(zhù)賀禮,但轉過(guò)臉眼淚又掉了下來(lái)。

明眼人都知曉實(shí)情,替我惋惜。

只有賀文舟一直裝傻充楞:「嫂子,好你還哭什么?不會(huì )是我哥不行吧?」

「不行」兩字狠狠戳到了賀禮的痛處。

他扔了刀叉,推著(zhù)輪椅就要走。

但無(wú)奈,雙手再怎么樣也使不上多大力氣,推了幾次輪椅還在原地。

我嘆了口氣站起來(lái)推他出去。

推到院子里放著(zhù),我要回去繼續吃飯。

賀文舟趁人不注意還夾了菜放我碗里。

我正吃著(zhù),卻又忽然覺(jué)得心虛,抬頭對上賀禮陰鷙的眼神。

他好像要殺了我。

跟當初發(fā)現我是賀文舟的女朋友一樣。

我為求自保,老老實(shí)實(shí)在賀禮手下當小弟。

寫(xiě)作業(yè)或者替他擋桃花我都能干。

起初他對我也算不錯。

看我窮,還時(shí)不時(shí)裝霸總塞錢(qián)給我。

怕我走夜路不安全,還借口保護秘密送我回家。

可賀文舟出現后,一切都變了。

04

我跟賀文舟其實(shí)是暗戀,沒(méi)有捅破窗戶(hù)紙但都心照不宣。

變故出現在高二上學(xué)期。

賀家人直接來(lái)到學(xué)校,說(shuō)找他們丟失多年的少爺。

周?chē)瑢W(xué)都覺(jué)得過(guò)于抓馬,肯定是賀禮的死對頭造的謠。

但我知道,這是真的,再真不過(guò)了。

一來(lái)二去賀禮對我放松了警惕,再去棚戶(hù)區破屋也沒(méi)有避著(zhù)我。

我的猜想得到了證實(shí)。

賀禮是假少爺。

那個(gè)時(shí)不時(shí)出現在我面前,笑得像個(gè)傻子的賀文舟才是真正的賀家少爺。

真相大白,我開(kāi)心得要跳起來(lái)。

雖然我沒(méi)立什么功,但鳩占鵲巢的事情得以平反。

賀禮那個(gè)惡霸跌落神壇還是非常值得慶祝的。

可我也只高興了兩天。

賀禮的陰霾又卷土重來(lái)。

他只用了兩天就搞定了賀家父母,然后繼續當著(zhù)賀家少爺。

而賀文舟則因為這個(gè)事情還休學(xué)了半年。

文藝青年醉心于腐朽的浪漫。

我給賀文舟寫(xiě)的信全被賀禮截胡了。

他當著(zhù)全班同學(xué)的面一字一句地讀出來(lái),不管我有多么狼狽。

任由流言發(fā)酵,任由同學(xué)恥笑。

我像個(gè)小丑。

「撈女!」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賣(mài)炸串的怎么能進(jìn)我們學(xué)校?」

我的高中生活從此暗無(wú)天日。

05

我吃完飯就推著(zhù)賀禮回屋了。

他吃沒(méi)吃飽的不重要,餓不死就行。

家庭醫生說(shuō)幫他做理療,能提升站起來(lái)的概率。

我在旁邊看著(zhù),學(xué)的認真又仔細。

后續日子我主動(dòng)包攬了這項任務(wù)。

醫生說(shuō)不能碰的地方,我就狠狠碰。

醫生說(shuō)要用力按的地方,打死我也不摸。

賀禮被我磋磨的是一日不如一日。

「你就那么恨我?」

結婚的第三個(gè)月,他終于忍不住開(kāi)口問(wèn):「恨我為什么要跟我結婚?」

我聞言猛地拔出他屁股上插著(zhù)的銀針,

「因為想報復你呀!」

他泄了氣,似乎有些難過(guò),轉過(guò)頭去不再看我。

任由銀針下落將他扎成篩子。

他不反抗,我又覺(jué)得沒(méi)了意思,干脆躺在床上放空自己。

迷迷糊糊,馬上要閉眼的時(shí)候,賀禮突然說(shuō):

「我其實(shí)比他更早愛(ài)你?!?/p>

06

賀禮的話(huà)像鞋底的沙子,膈應人。

我猜想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恨他恨得純粹,所以報復起來(lái)沒(méi)有一絲猶豫和愧疚。

他說(shuō)愛(ài)我不過(guò)是想擾亂我的心,讓我苦于回憶過(guò)去和審視現在的自己。

賀禮啊,還是一如既往的陰險。

睡也睡不著(zhù)了,我踹了賀禮兩腳,打算好好聊聊。

「那你說(shuō)說(shuō)愛(ài)我的證據吧?!?/p>

我知道我問(wèn)了就中了他的圈套,但還是忍不住開(kāi)口。

我希望從前的痛苦源自自卑愚鈍的自己,而不是它本就來(lái)自赤裸裸的惡意。

如果賀禮言之有理,我或許能與從前和解。

賀禮被我踹到了墻角,他背對著(zhù)我,緩緩開(kāi)口。

「我說(shuō)過(guò)要追求你,不介意你與賀文舟的過(guò)去,也不介意你貧窮的出身?!?/p>

「我也去了你父親的小攤上吃燒烤,也告訴我的追求者你是唯一?!?/p>

「賀文舟,他貪慕虛榮,我也是提早告訴你真相而已?!?/p>

「……」

他說(shuō)了很多很多,最后把自己都感動(dòng)哭了。

屋里很靜,只剩我手機按鍵的聲音。

我的微博小號更新了,標題是:「鱷魚(yú)眼淚,自欺欺人?!?/p>

我就不該對賀禮有一絲一毫的希冀。

他明明制造流言,踩碎我可憐的自尊,卻又自詡高貴的救贖者,想將我拉出泥潭。

拆散我跟賀文舟,讓我當眾出丑說(shuō)是為了我好。

不介意我的過(guò)去、我的貧窮,其實(shí)就默認了我配不上他。

吃進(jìn)嘴的燒烤又嫌棄地吐出去,害得我父親生意慘淡。

至于公開(kāi)追求我,那更是放任他成群結隊的愛(ài)慕者欺負我。

賀禮啊,真是洗不白呢。

煩人,我一腳把他踹下床。

養病的日子伙食太好了,他摔下去的時(shí)候地板都在動(dòng)。

好巧不巧引來(lái)了賀文舟。

「哥、嫂子,你倆沒(méi)事兒吧?」

賀禮的“沒(méi)”字沒(méi)說(shuō)出來(lái)就被我捂住嘴巴。

我扯著(zhù)嗓子大喊:「有事!文舟快來(lái)幫忙!」

「弄到輪椅上,給我綁起來(lái),嘴巴堵上!」

我坐在一旁,指揮著(zhù)賀文舟干活。

他動(dòng)作倒是快:「嫂子還要做什么嗎?」

「沒(méi)了,你先走吧?!?/p>

「嫂子還要做什么嗎?」

「沒(méi)了,走吧?!?/p>

賀文舟站得筆直,絲毫沒(méi)有要走的意思。

「嫂子還要做什么嗎?」

「都第三遍了,你煩不……」

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就被賀文舟霸道又窒息的吻淹沒(méi),他毫無(wú)章法,像野獸啃食自己的獵物。

他身子重重壓來(lái),我支撐不住,跌進(jìn)柔軟的被子里。

我趁機大口呼吸,腦袋也清醒了許多,對著(zhù)賀文舟大吼。

「我他媽是你嫂子!」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陌默
    陌默

    《光芒的偽裝色》是一部受眾人群很廣的小說(shuō),男女主角(賀禮里予)的性格與命運沖突,帶動(dòng)著(zhù)情節跌宕起伏,人物情感變遷主導著(zhù)讀者的閱讀體驗。非常值得閱讀!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