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被冤枉后
被冤枉后

被冤枉后失辭舊夢(mèng) 著(zhù)

主角:張莉,陳月
因為熱愛(ài),所以閱讀。拜讀失辭舊夢(mèng)的小說(shuō)是一種無(wú)與倫比的享受,尤其是他的經(jīng)典作品《被冤枉后》,那種深入骨髓的震撼,是無(wú)法用言語(yǔ)來(lái)形容的。小說(shuō)《被冤枉后》簡(jiǎn)介:像往常一樣坐地鐵回家時(shí),忽然有兩個(gè)女孩不斷的沖著(zhù)我看,還打了110報警。雖然最終警察證明了我的清白,但也只換來(lái)了兩個(gè)女孩輕飄飄的一句弄錯了,全程沒(méi)有道歉。大庭廣眾之下,說(shuō)我是偷窺狂,證明了清白之后,連道歉都沒(méi)有?我決定,死磕到底。...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27 07:29:22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像往常一樣坐地鐵回家時(shí),忽然有兩個(gè)女孩不斷的沖著(zhù)我看,還打了110報警。

雖然最終警察證明了我的清白,但也只換來(lái)了兩個(gè)女孩輕飄飄的一句弄錯了,全程沒(méi)有道歉。

大庭廣眾之下,說(shuō)我是偷窺狂,證明了清白之后,連道歉都沒(méi)有?

我決定,死磕到底。

1

距離我左手邊不到一米遠的位置上。

兩個(gè)年輕女子,齊齊抬手指向我。

二十來(lái)歲的年紀,長(cháng)相中等偏上,勉強算得上美女。

這什么情況?

片刻之后才反應過(guò)來(lái)。

她們說(shuō)的變態(tài),該不會(huì )就是我吧?

【你這個(gè)死變態(tài),為什么要偷拍我們?】

穿紫色衣服的女子向前邁了一步,手指差點(diǎn)戳到我的眼睛。

偷拍?

【你搞錯了吧?我沒(méi)有偷拍你!】

我連忙解釋。

【沒(méi)拍她,那就是拍我了?】

穿綠色衣服的女子氣呼呼地瞪著(zhù)我。

兩個(gè)人氣勢洶洶的,唾沫星子噴了我一臉。

【你胡說(shuō)什么呢?發(fā)神經(jīng)吧?】

我簡(jiǎn)直要抓狂了。

我就是個(gè)本本分分的上班族,怎么可能干這種齷齪事?

【你個(gè)偷拍狂還敢罵人?】

紫衣女子似乎是被我的話(huà)刺激到了,瞪著(zhù)眼睛吼道。

沒(méi)等我做出反應,她又舉起手機對準了我。

【請大家記住這張臉,尤其是女性朋友們?!?/p>

【這家伙是個(gè)變態(tài),專(zhuān)門(mén)在地鐵上偷拍女性隱私?!?/p>

【今天被我抓到了,請大家點(diǎn)贊支持我,嚴懲這個(gè)流氓!】

......

我直接看傻了。

怎么點(diǎn)贊都出來(lái)了?

直播呢?要不要打賞???

【喂!沒(méi)有證據你不要胡說(shuō)??!】

意識到對方在干什么后,我趕緊擋住自己的臉并且呵斥她。

【我已經(jīng)傳到網(wǎng)上了,你就等著(zhù)被人肉吧!】

她揚了揚手機,眼神中滿(mǎn)是得意。

【你這是誣蔑,侵犯我的隱私!】

氣急之下,下意識去搶她的手機。

結果綠衣女子立刻舉起手機對準了我。

【快看啊,變態(tài)偷拍狂被抓現行,氣急敗壞搶手機要銷(xiāo)毀證據!】

她那尖叫的聲音好像遭到了侵犯一樣。

可事實(shí)上我并沒(méi)有碰到她。

她這一叫,我趕緊把手縮了回來(lái)。

【怎么回事?】

戴著(zhù)紅袖章的安全員收到消息趕了過(guò)來(lái)。

【他剛才偷拍我們?!?/p>

兩名女子立刻告起了狀。

安全員看我的眼神立刻就變了。

【胡說(shuō),我沒(méi)有!】

我連連擺手。

這簡(jiǎn)直就是無(wú)妄之災啊。

以前光聽(tīng)說(shuō)地鐵上經(jīng)常發(fā)生這種事,可從來(lái)沒(méi)遇見(jiàn)過(guò)。

今天第一次碰到,沒(méi)想到扣在了我頭上。

【你說(shuō)沒(méi)有就沒(méi)有?把手機拿來(lái)!】

安全員一伸手,很不客氣地把我的手機搶了過(guò)去。

發(fā)現已經(jīng)鎖屏后,又瞪著(zhù)我說(shuō)道。

【解鎖!】

我是個(gè)老實(shí)人,乖乖把大拇指按了上去。

旁邊的乘客都伸長(cháng)了脖子盯著(zhù)我的手機。

【知名女星與富豪私會(huì ),被原配抓包...】

安全員好像故意一般,大聲讀出我手機上的內容。

【看這么變態(tài)的內容,還敢說(shuō)你不是流氓?】

用手機拍我的那名女子好像找到了鐵證一樣,又開(kāi)始尖叫。

我都無(wú)語(yǔ)了。

不過(guò)就是條平臺推送的八卦新聞,怎么就變態(tài)了?

我就不信整節車(chē)廂里,能找出來(lái)一個(gè)沒(méi)看過(guò)的。

安全員好像已經(jīng)把我當成了偷拍狂一樣,不停在我手機上翻找著(zhù)。

相冊、微信,甚至連幾年都沒(méi)登錄過(guò)的QQ也查了一遍。

那兩名女子也是瞪圓了眼睛仔細盯著(zhù),生怕會(huì )錯過(guò)一絲一毫能給我定罪的細節。

結果是顯而易見(jiàn)的。

除了一些風(fēng)景照和家人的照片外,沒(méi)找到能跟偷拍沾上關(guān)系的證據。

【我根本就沒(méi)有做那種事,現在你們相信了吧?】

我有些生氣地拿回自己的手機。

沒(méi)找到證據,安全員準備離開(kāi)。

我松了口氣,不管怎么說(shuō),這嫌疑算是洗清了。

【等等,你們不能走,我已經(jīng)報警了,讓警察來(lái)調查?!?/p>

2

就在我以為誤會(huì )解開(kāi)的時(shí)候,紫衣女子又開(kāi)始作妖。

她攔住安全員,還說(shuō)我身上藏著(zhù)偷拍設備。

并且要求安全員對我進(jìn)行搜身檢查。

【你們兩個(gè)是不是有毛???真把自己當天仙了?】

【還是你們覺(jué)得全天下就你們兩個(gè)女人,出門(mén)就得被人偷拍,太自戀了吧?】

我都快氣暈了,恨不得一耳光甩上去。

世上怎么會(huì )有這樣的奇葩?

我甚至都有些懷疑她們是不是在故意針對我。

或者說(shuō)這樣做是有什么目的。

【你還敢出言威脅恐嚇?】

【你這是人身攻擊,我們什么德行?你說(shuō)呀!】

【他自己都承認偷拍了!】

......

兩名女子舉著(zhù)手機對準我的臉就是一頓狂拍。

相比起我這個(gè)根本沒(méi)有的【偷拍狂】,她們兩個(gè)才是赤裸裸的【明拍狂】。

【不要吵了,下車(chē)處理問(wèn)題,不要影響其他乘客!】

到站后,我被安全員從地鐵上推搡下來(lái)。

那兩名女子也跟了下來(lái),全程拿著(zhù)手機拍攝。

【哎,你們干什么?我還沒(méi)到站呢?】

我看到站名才發(fā)現離我的目的地還有五站呢,轉身準備上車(chē)。

結果就被兩名安全員一左一右給攔住了。

【事情已經(jīng)發(fā)生了,你最好還是配合我們的工作!】

安全員說(shuō)話(huà)不客氣,手上的動(dòng)作也很不客氣,直接就架著(zhù)我往前走。

【你們有執法權嗎?限制我人身自由,我要投訴你們!】

我很氣憤,可又無(wú)可奈何,總不能跟他們動(dòng)手吧?

要真的打起來(lái),我就算有理也成了無(wú)理了。

【等查清真相,如果你被冤枉了,我們會(huì )向你道歉的?!?/p>

我直接被安全員帶到了出站口的扶梯旁邊,靠墻站著(zhù)。

現在正是上班高峰期,地鐵站里人來(lái)人往。

許多進(jìn)站出站的乘客都好奇地盯著(zhù)我,還有人直接詢(xún)問(wèn)安全員是不是抓住小偷了。

【兩位,我現在頂多算是嫌疑人,還沒(méi)有被定罪,能不能去辦公室解決問(wèn)題?】

【就讓我在這站著(zhù)是不是有些過(guò)分了?我又不是文物,供人參觀(guān)嗎?】

我詢(xún)問(wèn)安全員是不是應該換個(gè)地方處理問(wèn)題。

【怎么了,心虛了?別干那變態(tài)的事啊?!?/p>

【我們已經(jīng)報警了,警察很快就到,到時(shí)候讓警察處理你!】

沒(méi)等安全員開(kāi)口,兩名女子七嘴八舌地叫嚷起來(lái)。

聲音很高,這下引來(lái)了更多人注目。

【就在這等著(zhù)吧,哪來(lái)那么多要求?好好配合調查!】

安全員直接拒絕了我的要求。

接下來(lái)他們的舉動(dòng)更是讓我無(wú)語(yǔ)。

我靠墻站著(zhù),兩名安全員輪流站在我身邊拍照。

一個(gè)個(gè)身姿筆挺,表情嚴肅,好像真的抓到了什么犯罪嫌疑人一樣。

我已經(jīng)想好了,等這件事處理完就去投訴他們。

【你要干什么?】

一名安全員伸手把我的手機奪了下來(lái)。

【還能干什么?配合你們工作呀!】

【上班遲到了,打電話(huà)請個(gè)假不行嗎?】

我沒(méi)好氣地說(shuō)道,用力克制自己想要打人的沖動(dòng)。

【結果沒(méi)出來(lái)之前,禁止你和外界聯(lián)系!】

【瞪什么眼睛?站好了!】

安全員指著(zhù)我的鼻子訓斥道。

現在都說(shuō)文明執法。

這兩個(gè)連執法權都沒(méi)有的安全員,一點(diǎn)都不文明。

【好好好,你們說(shuō)了算!】

我聳聳肩,知道跟這幫人沒(méi)有道理可講。

警察終于來(lái)了。

3

來(lái)了四名警察。

剛從扶梯上下來(lái),那兩名女子就圍了上去。

又是委屈又是抱怨地痛斥我偷拍她們。

還直接建議警察給我判個(gè)十年八年的。

說(shuō)我這種人在社會(huì )上就是毒瘤,不知道禍害過(guò)多少女性了。

通過(guò)警察的詢(xún)問(wèn),我得知紫衣女子叫張莉,綠衣女子叫陳月。

【對于他們的指控,你承認嗎?】

相對來(lái)講,警察還是比較專(zhuān)業(yè)的,先詢(xún)問(wèn)我是否承認。

【警察同志,我壓根就沒(méi)做過(guò)這種事?!?/p>

【好端端地,她們兩個(gè)就污蔑我偷拍?!?/p>

【在地鐵上已經(jīng)檢查過(guò)我的手機了?!?/p>

【還有這兩個(gè)安全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連電話(huà)都不讓我打?!?/p>

我向警察解釋?zhuān)M麄兡苓€我清白。

【今天在地鐵上遇到了變態(tài)偷拍狂,幸虧我反應快,已經(jīng)報警?!?/p>

【現在變態(tài)已經(jīng)被警察控制,請姐妹們記住這張臉,遇到他千萬(wàn)小心!】

我這邊還在接受警察的詢(xún)問(wèn),那兩名女子又開(kāi)始舉著(zhù)手機錄像了。

【你們干什么呢?把手機放下!】

【現在還沒(méi)有查清真相,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

在警察的呵斥下,兩名女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機。

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嘟囔著(zhù)什么,估計是在罵我。

一切都在按照辦案流程進(jìn)行。

不過(guò)讓我不滿(mǎn)的是。

盡管我提出了去地鐵站辦公室接受調查的請求,但警察拒絕了。

我就像個(gè)大傻子一樣,靠墻站在扶梯旁,被來(lái)來(lái)往往的乘客注目。

警察又翻了一遍我的手機,甚至還連接掌上電腦進(jìn)行檢查。

沒(méi)有發(fā)現隱藏的照片,也沒(méi)有發(fā)現與外部設備連接的證據。

我以為事情到這里就可以結束了。

可那兩名女子依舊不依不饒。

【他身上有偷拍設備,不信你們搜身!】

張莉又提出了對我進(jìn)行搜身檢查的要求。

【兩位,如果沒(méi)有確鑿的證據,我們沒(méi)有權利搜身的?!?/p>

警察向張莉解釋。

即便她們懷疑我偷拍。

可是在沒(méi)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警察也不能隨意搜我的身。

【警察同志,我真的看到了,只要一搜就能知道?!?/p>

【他藏得很隱蔽,肯定是個(gè)慣犯了!】

一聽(tīng)警察不同意搜身,張莉急了,豎起手指發(fā)誓我偷拍了她們。

陳月也加入了進(jìn)來(lái),兩人啰里啰嗦說(shuō)了一堆。

直到這個(gè)時(shí)候我才聽(tīng)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來(lái)在地鐵上,陳月看到我的鞋上出現了一個(gè)綠色的亮點(diǎn)。

隨后低聲告訴了張莉,兩人討論了一番,便認定那是偷拍設備發(fā)出的光。

而我當時(shí)所站的位置方圓兩米的范圍內,只有她們兩個(gè)是女性。

所以她們懷疑我是在偷拍她們。

【你們不早點(diǎn)說(shuō)!】

警察也有點(diǎn)不樂(lè )意了,忙活了一通才知道重點(diǎn)在我的鞋上。

【我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沒(méi)經(jīng)驗...】

張莉還挺委屈,小聲解釋。

【先生,你承認她們的說(shuō)法嗎?】

【如果你主動(dòng)交代,可以從輕處罰?!?/p>

【可要是讓我們取證拿到證據的話(huà),你很有可能會(huì )面臨刑事處罰!】

警察思索了一下,向我說(shuō)道。

我的鞋上有亮點(diǎn)?

我下意識低頭看自己的鞋。

白色的耐克空軍一號鞋,平平無(wú)奇,根本看不到所謂的亮點(diǎn)在哪。

【警察同志,你看,他都心虛了!】

陳月見(jiàn)我低頭看鞋,連忙說(shuō)道。

我的確有些心虛了。

4

我很少自己洗鞋,鞋臟了一般都會(huì )送到洗鞋店。

一來(lái)方便,二來(lái)洗得也干凈。

二三十塊錢(qián),就能把鞋洗得像新的一樣。

三天前我剛把這雙鞋從洗鞋店取回來(lái)。

我知道自己沒(méi)有往鞋里裝什么偷拍設備。

可洗鞋店的人呢?

誰(shuí)能保證他們沒(méi)有?

就連五星級酒店都有人裝攝像頭偷拍。

再說(shuō)現在科技這么發(fā)達,紐扣大小的攝像頭隨處可見(jiàn),往鞋里裝一個(gè),也不是不可能。

看到那兩名女子言之鑿鑿的樣子,不像是無(wú)中生有。

難道真的是我鞋里有問(wèn)題?

警察已經(jīng)把話(huà)說(shuō)得很清楚了。

要么我主動(dòng)承認,要么讓他們繼續調查找出證據。

如果是后者的話(huà),等待我的很可能就是深牢大獄了。

該怎么選擇?

我很猶豫。

【快說(shuō)話(huà)呀,啞巴了?警察問(wèn)你呢!】

我的沉默在那兩名女子眼中,成了做賊心虛的表現。

她們舉著(zhù)手機,迫不及待要給我來(lái)個(gè)人贓俱獲了。

不過(guò),我相信這世上還是有公理的。

我不想遭受這不明不白的冤屈。

【你們查吧,我沒(méi)有做過(guò),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做出了決定。

在警察的要求下,我把鞋脫了交給他們檢查。

我就像個(gè)小丑一樣,一只腳站在地上,搖搖晃晃努力保持身體的平衡。

查完一只鞋,穿上,再脫掉另一只。

活了二十多年,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屈辱。

戴著(zhù)橡膠手套的警察用專(zhuān)業(yè)的儀器檢查了足有十分鐘。

最終確定,我的鞋里沒(méi)有任何偷拍設備。

【兩位,你們肯定是誤會(huì )了?!?/p>

警察收拾好設備,讓張莉和陳月在出警記錄上簽字。

【不可能,我們看得清清楚楚,絕對沒(méi)有冤枉他?!?/p>

【要不你們搜他的身,沒(méi)準就藏在他衣服里?!?/p>

兩名女子接受不了這個(gè)結果,纏著(zhù)警察繼續對我調查。

很明顯,她們認定我偷拍了。

不過(guò)有沒(méi)有證據,她們只相信自己認為的。

【無(wú)所謂,盡管搜,把我衣服脫光了搜!】

【把我這層皮扒掉,看看有沒(méi)有攝像頭藏在肉里!】

我朝墻上擂了一拳吼道。

實(shí)在是太生氣了。

像個(gè)猴子一樣被折騰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還在懷疑我。

原本只是個(gè)誤會(huì ),解開(kāi)了不就行了?

至于這么死揪著(zhù)不放嗎?

【你冷靜一下,別激動(dòng)!】

警察察覺(jué)到我的情緒有些失控,連忙安慰我。

【下了地鐵走到這,兩百多米,沒(méi)準早就把東西扔掉了!】

張莉還是很不服氣。

她的態(tài)度徹底激怒了我。

5

【你不是懷疑我偷拍嗎?拿出證據來(lái)!】

【只要你有證據,別說(shuō)賠償道歉下跪磕頭,槍斃我都行!】

【我把話(huà)撂在這,你們要是拿不出證據,今天必須向我道歉!】

我不顧警察的阻攔,站到她們面前吼道。

也許是我此刻太過(guò)憤怒,整個(gè)人的氣勢都迸發(fā)出來(lái)。

兩人被我嚇到了,呆呆站在原地,連話(huà)也不會(huì )說(shuō)了。

【警察同志,他,他威脅我們...】

陳月惡人先告狀,竟然哭了起來(lái)。

要不是警察就在邊上,我恐怕又得多一條威脅他人的罪名。

【行了,這是本來(lái)就是你們不對在先,無(wú)緣無(wú)故懷疑別人,快點(diǎn)道歉?!?/p>

這次警察站到了我這邊,沒(méi)有因為幾滴眼淚而動(dòng)搖。

【憑什么讓我們道歉,明明是他偷拍...】

張莉還想爭辯幾句,不過(guò)被警察打斷了。

【你們有證據嗎?沒(méi)有證據就是誣蔑,污蔑也是違法的?!?/p>

警察板著(zhù)臉教訓了兩人幾句。

【不好意思?!?/p>

兩人不情不愿地道了聲歉,灰溜溜地走了。

那兩名安全員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也溜了。

【小伙子,不要有心理負擔,配合調查也是每個(gè)公民應盡的義務(wù)嘛!】

警察拍了拍我的肩膀,說(shuō)了句場(chǎng)面話(huà)。

我很無(wú)語(yǔ),就因為一件莫須有的事。

在這里站了將近兩個(gè)小時(shí)。

事實(shí)查清了,我是被冤枉的。

可連句正式的道歉都沒(méi)有。

我只能自認倒霉,重新上地鐵趕去上班。

本以為這件事到此就結束了,哪曾想更大的麻煩還在后邊。

中午休息時(shí)去地下的餐廳吃飯,結果在電梯里被人認了出來(lái)。

我工作的寫(xiě)字樓上下二十五層,有三十多家公司,幾千名員工。

【誒,你不是那個(gè)誰(shuí)嗎?】

電梯里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說(shuō)道。

我回過(guò)頭看了眼,不是我們公司的,不認識。

我以為他認錯人了,沒(méi)有理會(huì )。

【今天我在地鐵站看到你被警察抓起來(lái)了,怎么回事?】

那人干脆擠到我身邊問(wèn)道。

當時(shí)電梯里有十幾個(gè)人,一聽(tīng)這話(huà)全都把目光對準了我。

【你認錯人了吧?】

我瞪了他一眼,覺(jué)得這人也太不知趣了。

都不認識在這說(shuō)什么。

【沒(méi)認錯,你就穿的這身衣服?!?/p>

【哥們,看你這樣不像是偷東西,該不會(huì )是耍流氓被抓了吧?哈哈!】

那人還自以為幽默地笑了幾聲。

【關(guān)你屁事!】

我斜眼盯著(zhù)他,惡狠狠地說(shuō)道。

那人也就是個(gè)嘴炮,見(jiàn)我真的發(fā)火了,摸了摸鼻子不敢吭聲了。

唯一的結果是,擁擠的電梯里,只有我周?chē)强帐幨幍摹?/p>

所有人都在用一種很異樣的眼光看我。

這還只是個(gè)小插曲。

下午上班后,經(jīng)理把我叫進(jìn)了辦公室。

我以為是上午遲到的事情,連理由都編好了。

就說(shuō)臨時(shí)有事,手機恰好沒(méi)電了,沒(méi)來(lái)得及請假。

【先把門(mén)關(guān)上!】

我進(jìn)去以后,經(jīng)理指了指門(mén)說(shuō)道。

要光是詢(xún)問(wèn)遲到的事,沒(méi)必要關(guān)門(mén)說(shuō)吧,我一下子緊張起來(lái)。

關(guān)上門(mén),經(jīng)理也不說(shuō)話(huà),皺著(zhù)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默的氣氛讓我的心里愈發(fā)忐忑,總感覺(jué)有什么壞事要發(fā)生。

【你先看看這個(gè)?!?/p>

幾分鐘后,經(jīng)理把手機放到桌面上,點(diǎn)開(kāi)一個(gè)視頻。

我低頭一看,整個(gè)人都呆住了。

6

【請大家記住這張臉,尤其是女性朋友們?!?/p>

【這家伙是個(gè)變態(tài),專(zhuān)門(mén)在地鐵上偷拍女性隱私?!?/p>

【今天被我抓到了,請大家點(diǎn)贊支持我,嚴懲這個(gè)流氓!】

......

一個(gè)女人尖銳而又暴躁的聲音響起。

畫(huà)面中的我,一臉的手足無(wú)措。

這不就是我在地鐵上被誤會(huì )偷拍的時(shí)候,那名紫衣女子拍攝的視頻嗎?

怎么會(huì )出現在經(jīng)理的手機里?

【經(jīng)理,這件事是誤會(huì )?!?/p>

【我沒(méi)有偷拍,而且警察已經(jīng)調查過(guò)了!我上午遲到就是因為在配合調查?!?/p>

我根本顧不上去細想是怎么回事。

第一反應就是先跟領(lǐng)導把事情解釋清楚。

【我相信這中間肯定有什么誤會(huì ),不然你也不可能這么快就回來(lái)上班?!?/p>

經(jīng)理笑了笑,把手機拿了回去。

我以為經(jīng)理接受了我的解釋?zhuān)郎蕚渌煽跉狻?/p>

【可問(wèn)題是光我相信沒(méi)有用啊,剛才老板還特意打電話(huà)過(guò)來(lái)詢(xún)問(wèn)?!?/p>

經(jīng)理話(huà)鋒一轉,表情又嚴肅起來(lái)。

我的心也跟著(zhù)懸了起來(lái)。

職場(chǎng)上的套路無(wú)外乎哪幾種,我已經(jīng)揣摩到了經(jīng)理的意思。

只是覺(jué)得不值,畢竟這份工作挺不錯的。

【我明白了,經(jīng)理您明說(shuō)吧,什么時(shí)候辦手續?】

穩定了一下心神后,我苦笑著(zhù)問(wèn)道。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

【其實(shí)我挺舍不得你的,可沒(méi)辦法,現在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就是這樣?!?/p>

【造謠不需要成本,可謠言比殺人的刀子還狠?!?/p>

【你哪怕是跟人動(dòng)手打架了,我也能從中斡旋一下,頂多是你脾氣不好?!?/p>

【可出了這種事,人們更愿意相信你的人品有問(wèn)題?!?/p>

【比起整個(gè)公司的口碑,老板是不介意犧牲一個(gè)員工的?!?/p>

【一會(huì )去人事部做個(gè)交接吧,我已經(jīng)打過(guò)招呼了,給你多發(fā)三個(gè)月的工資,還有補償金?!?/p>

經(jīng)理啰里啰嗦說(shuō)了一堆,就一個(gè)意思。

我被辭退了。

回到工位上收拾自己的東西,其他同事們都在低聲交頭接耳。

恐怕他們已經(jīng)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沒(méi)有一個(gè)人跟我說(shuō)話(huà)。

垂頭喪氣地回到家里,越想越不甘心。

就因為一次誤會(huì ),我連工作也丟了。

要是普通的誤會(huì )也罷了,偏偏是那種事。

還偏偏遇到了那兩個(gè)神經(jīng)病一樣的女人,非要把事情鬧倒。

警察是把真相查清楚了,可有什么用?

相比起我的清白,人們更愿意我的確做了什么。

就像經(jīng)理說(shuō)的那樣,造謠是不需要成本的。

詆毀我、譴責我、辱罵我,會(huì )有很多人愿意做這樣的事。

他們不在意真相是什么,他們只要認為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diǎn)上就行了。

現在絕大多數人對于【網(wǎng)暴】這個(gè)詞都不陌生。

自從經(jīng)理給我看了他手機上的視頻后。

我就意識到這件事已經(jīng)變得復雜起來(lái)了。

至少被網(wǎng)暴是肯定躲不過(guò)的。

嚴重的程度取決于視頻的推廣量。

【地鐵偷拍?!?/p>

【現場(chǎng)抓包?!?/p>

我嘗試著(zhù)輸入了幾個(gè)關(guān)鍵詞。

結果推送出來(lái)的視頻,讓我瞬間汗毛倒立。

7

我想過(guò)最壞的結果。

可沒(méi)想到結果會(huì )壞到這個(gè)程度。

十條視頻中,點(diǎn)擊量最高的前六條都是和我有關(guān)的。

這些視頻有車(chē)廂里拍攝的。

還有我站在扶梯旁接受檢查時(shí)拍攝的。

有一些是純路人視角,但令我憤怒的是。

從地鐵車(chē)廂里那兩名女子指責我偷拍她們,到警察做出最后結論這段時(shí)間里。

那兩名女子一共用手機拍了三段視頻。

而這三段視頻全部被掛在了網(wǎng)上。

【地鐵驚現變態(tài)色魔,花季少女慘遭毒手!】

【偷拍狂被抓現行,囂張異常威脅受害人!】

【據悉此人為慣犯,多次因偷窺女性隱私被警方處理!】

......

看看這些標題起的,夸張,無(wú)底線(xiàn)。

總之是怎么吸引眼球怎么來(lái),完全不顧事實(shí)真相。

麻煩大了!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diǎn)的時(shí)候,已經(jīng)晚了。

我能看到這些視頻,意味著(zhù)別人也同樣能看到。

自媒體和大數據結合的時(shí)代,個(gè)人根本沒(méi)有秘密可言。

接下來(lái)幾個(gè)小時(shí),我的手機快被人打爆了。

基本上都是朋友和同學(xué)打來(lái)詢(xún)問(wèn)的。

問(wèn)題只有一個(gè)。

地鐵上的事是不是我干的?

不是?

那為什么會(huì )有那么多有關(guān)我的視頻?

在面對眾人的懷疑時(shí),真話(huà)總是蒼白無(wú)力。

【兒子,爸媽相信你,你不是會(huì )做這種事的人?!?/p>

【不要有什么負擔,天理昭昭,真相總會(huì )大白的?!?/p>

【要不你先回家吧,就當是休假了?!?/p>

爸媽也打來(lái)了電話(huà)。

他們沒(méi)有問(wèn)過(guò)我一個(gè)字,話(huà)語(yǔ)間滿(mǎn)滿(mǎn)的都是信任與關(guān)懷。

我很感動(dòng),也很知足。

至少不是所有人都懷疑我。

爸媽的話(huà)也給了我無(wú)盡的動(dòng)力。

解決當下的麻煩,洗清自己身上的臟水才是重中之重。

可是。

我應該怎么做呢?

這一夜我沒(méi)有睡著(zhù)。

第二天一早,我按照平時(shí)上班的時(shí)間出門(mén)。

掐著(zhù)時(shí)間上了地鐵。

為了避免被人認出來(lái)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我特意戴上了口罩。

還是昨天的位置,甚至還原了昨天站立的姿勢。

我捧著(zhù)手機。

不過(guò)沒(méi)有再看什么八卦新聞,而是一直在錄像。

沒(méi)錯,這次我是正大光明地錄像。

昨天警察在調查的時(shí)候,那兩名女子說(shuō)因為看到了我的鞋上有綠色光點(diǎn)閃動(dòng)。

所以才懷疑我身上有偷拍設備的。

她們不至于在這件事上撒謊,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清楚這個(gè)綠色的亮點(diǎn)是從哪來(lái)的。

我想過(guò)很多種原因。

比如有人用激光筆照在我的鞋上。

不過(guò)這種可能性不大,這個(gè)時(shí)間段地鐵上基本都是上班族,沒(méi)有人那么無(wú)聊。

那么會(huì )不會(huì )是地鐵外的廣告燈牌反射進(jìn)來(lái)的呢?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求證。

果然,在快要到達我被指責偷拍的那一站時(shí),我的鞋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個(gè)綠色的亮點(diǎn)。

雖然只有幾秒鐘的時(shí)間,但可以肯定是真的。

之后我又反復坐了三次地鐵。

每次那個(gè)亮點(diǎn)都會(huì )出現。

通過(guò)觀(guān)察我發(fā)現,是車(chē)廂外的廣告燈牌透過(guò)車(chē)窗反射進(jìn)來(lái)的。

我終于找到了證據。

接下來(lái)要做的就是討回公道。

8

經(jīng)過(guò)一天的時(shí)間發(fā)酵,地鐵偷拍事件愈演愈烈。

熱度非但沒(méi)有下降,反而引起了更多人關(guān)注。

甚至有好事者開(kāi)始人肉我,并且公布了一些我的個(gè)人信息。

我很憤怒,卻沒(méi)有辦法阻止。

我嘗試著(zhù)在網(wǎng)絡(luò )上公布事情的真實(shí)經(jīng)過(guò)。

很快就被鋪天蓋地的譴責聲淹沒(méi)了。

那些憤怒的網(wǎng)民指責我顛倒黑白,是只收紅包不要節操的水軍。

還有許多更具侮辱性的話(huà),我根本就沒(méi)法再往下看。

事情發(fā)展到這個(gè)程度,想靠我一個(gè)人解決是不現實(shí)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求助警方。

我來(lái)到警局,以自己被網(wǎng)暴為由報案。

警方也很重視,并且用官方賬號發(fā)布了相關(guān)聲明。

表明地鐵偷拍事件只是一場(chǎng)誤會(huì )。

呼吁網(wǎng)友不要隨意攻擊他人。

然而收效甚微。

警方辟謠并沒(méi)能改變我的困境。

甚至還有一些內心陰暗的人直言警方收了我的好處在替我洗白。

還言之鑿鑿地說(shuō)警方這樣做也是為了顧全大局。

不能因為我這一顆老鼠屎,壞了城市形象這一鍋湯。

眼見(jiàn)這個(gè)辦法不起作用,我又聯(lián)系了地鐵運營(yíng)方。

希望他們能出面替我解釋。

可整整跑了三天,見(jiàn)了大大小小十幾個(gè)領(lǐng)導。

每個(gè)人都是推三阻四顧左右而言他。

態(tài)度倒是很誠懇,對我的遭殃表示同情,并且向我表達了歉意。

還試圖以五年內免費乘坐地鐵不限次數作為對我的補償。

但意思都一樣,沒(méi)有一個(gè)人愿意把這件事攬到自己頭上,也沒(méi)有一個(gè)人愿意為這件事負責。

【我他媽窮瘋了?來(lái)蹭你們的地鐵坐?】

我憤怒地摔門(mén)而去。

人生在世,誰(shuí)沒(méi)有受過(guò)委屈?

可我覺(jué)得自己未免太冤了點(diǎn),怎么好好的就變成公敵了呢?

就算等時(shí)間一長(cháng),這件事的熱度下去。

烙在我身上的恥辱印記卻洗不掉了。

到時(shí)候我走出家門(mén),別人都會(huì )對我指指點(diǎn)點(diǎn)。

【看,他就是那個(gè)地鐵上被抓住的變態(tài)偷拍狂!】

難道要讓我帶著(zhù)這個(gè)污點(diǎn)活下去?

【逐本溯源!】

就在我灰心喪氣的時(shí)候,不經(jīng)意看到了小區宣傳欄上的公告。

雖然是宣傳打擊貪污腐敗的,但給了我不少靈感。

對??!

從某些方面來(lái)看,張莉和陳月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也許她們是出于自我保護的原因指責我偷拍。

但她們確確實(shí)實(shí)對我造成了傷害。

如果他們能夠出面澄清的話(huà),我想應該會(huì )很有說(shuō)服力吧。

我聯(lián)系了警方,要求張莉和陳月出面澄清事實(shí),向我作出公開(kāi)道歉。

警察也認為這種事最好以調解為主,于是在地鐵偷拍事件發(fā)生后第四天。

在一家小公司里,我再次見(jiàn)到了她們。

對于我的到來(lái),兩人顯得很意外。

【不是都處理完了嗎?你還來(lái)干什么?想訛人???】

我還沒(méi)開(kāi)口,張莉直接就把臉拉了下來(lái)。

陳月握著(zhù)手機,一臉?lè )纻涞乜粗?zhù)我,做好了隨時(shí)錄像的準備。

很好。

來(lái)之前我還打算跟她們好聲好氣商量的。

可要是這個(gè)態(tài)度。

那我也用不著(zhù)客氣了!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執意畫(huà)紅塵
    執意畫(huà)紅塵

    失辭舊夢(mèng)的這部短篇小說(shuō)《被冤枉后》,整體格調向上,語(yǔ)言明快、線(xiàn)索明晰、角色(張莉陳月)性格鮮明。作品既有現實(shí)規范,又有夢(mèng)境玄幽,是一部融合了現實(shí)風(fēng)格與網(wǎng)絡(luò )特質(zhì)的優(yōu)秀之作。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