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落入紅塵
落入紅塵

落入紅塵佚名 著(zhù)

主角:顧言清,傾華
要說(shuō)今年最受讀者歡迎的最佳小說(shuō)CP,很多讀者會(huì )一致認為是小說(shuō)《落入紅塵》中的主角顧言清傾華,小編也雙手表示贊同。這部小說(shuō)主要介紹的是:我父親忽然被查出犯了貪污之罪,而我也從高高在上的郡主成了……...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27 06:52:36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1

我父親忽然被查出犯了貪污之罪,而我也從高高在上的郡主成了青樓花魁。

送我入青樓那天,顧言清為我綰好了發(fā),抬起我的下巴仔細打量:“郡主這張臉真是傾國傾城,想必到了青樓也會(huì )有許多人喜歡,這被玩弄的滋味郡主也該嘗嘗?!?/p>

從前我性子驕縱,將他綁回家作我的男寵,如今他也算大仇得報。

我被強制換上衣不遮體的紅紗,被他拖到一個(gè)油頭肥耳滿(mǎn)嘴黃牙的男人身前:“這可是郡主的初夜,就賞你了?!?/p>

手腕被綁在床架子上,男人用他那雙肥膩的手觸碰我的身體。

我忍著(zhù)顫抖,惱怒地呵斥:“你放開(kāi)我!”

男人停了下來(lái),眼神里帶了些不屑,抬起我的下巴:“呵,你還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嗎?”

“我還得感謝顧少,要不是他,我怎么能?chē)L嘗郡主的滋味?!?/p>

我身體被禁錮,只能不斷地辱罵他。

掙扎間,透過(guò)被捅破的窗紙,我看到顧言清的眼睛。

在這一瞬間,我竟然生出了想讓他救救我的念頭。

“救我?!?/p>

他只是冷冷看著(zhù)我被人折辱。

也是,本就是他把我送到這里的,又怎會(huì )救我。

“砰!”突然,一聲巨響。

我驚恐地睜開(kāi)了雙眼,那男人已經(jīng)被人摔在了地上。

“她,也是你能碰的?”顧言清已經(jīng)踹開(kāi)門(mén)擋在我身前。

房間的燭光搖曳著(zhù),我看著(zhù)他熟悉的身影,不由得開(kāi)了口:“顧二公子……”

顧言清轉身看向我笑了笑,他將我雙手解開(kāi),把我抱在懷中。

“別怕,我來(lái)救你……”

我被他帶回了顧府,吃穿用度和我之前在王府的比起來(lái)分毫不差。

顧言清也常來(lái)看我,總是說(shuō)我比之前清減了許多,換了其他的怕我用不慣。

只是我現在身份特殊,顧言清不放心我出府。

為了給我解悶,顧言清為我找來(lái)了許多我從前愛(ài)看的話(huà)本子。

我興致勃勃地翻看,卻被人從身后摟進(jìn)懷里。

我轉身,看到的是一身酒氣的顧言清。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將我壓在書(shū)案上。

“二……二公子……”

我驚呼,緊張得渾身發(fā)抖。

他撩起我耳邊的碎發(fā),朝我吹了一口氣。

“大哥今晚就要回來(lái)了?!?/p>

他眼中充滿(mǎn)了莫名的情愫,我雖看不懂,卻莫名有些害怕。

“乖,趁著(zhù)大哥還未歸來(lái),你陪我作一幅畫(huà)可好?”

我始終覺(jué)得今晚的顧言清有些不對勁,猶豫片刻,我點(diǎn)了點(diǎn)頭。

他將我放開(kāi),我整了整輕微凌亂的衣裳,之后轉身去拿宣紙。

“??!”

卻不承想,他從身后將我推躺在了書(shū)案上。

“二公子,你要做什么?你放開(kāi)我!放開(kāi)!”

2

這一次,我沒(méi)有了上次的幸運。

我雙手環(huán)抱自己的身體,睜大瞳孔憤恨地看向他:“你救下我,果真是為了報復我當初如此玩弄你?!?/p>

他捂住了我的嘴,溫柔地笑著(zhù)搖了搖頭:“我怎會(huì )是為了報復,傾華又怎知當初我是否故意吸引你注意?”

他的手指探入我的衣襟,摩挲著(zhù)我的皮膚“傾華這副身體深得我心,真想在你身上留下一幅畫(huà)啊?!彼吹轿已壑械目咕?,拋下了誘惑。

“不如這樣,你幫我完成這幅畫(huà),我便請旨讓陛下恢復你平民身份,我再給你一些銀兩,讓你離開(kāi)?!?/p>

聽(tīng)到這個(gè)誘惑,我有些心動(dòng)。

雖然我表面心甘情愿做奴婢,其實(shí)內心還是不愿這般活下去。

我……有自己的野心!

“當真?”

猶豫片刻,我懷疑地詢(xún)問(wèn)。

在我的注視下,顧言清點(diǎn)了點(diǎn)頭。

“當真?!?/p>

我讓他一再保證后,便聽(tīng)他的話(huà)躺在書(shū)案上。

他手中拿著(zhù)畫(huà)筆,一筆一畫(huà)在我身上勾勒著(zhù)。

“你……你還要多久……”

顧言清聽(tīng)到我的詢(xún)問(wèn),只道馬上就好。

我終究是不愿面對,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這時(shí),從門(mén)外刮進(jìn)來(lái)了一陣風(fēng),緊接著(zhù),一身紅袍官服的男人走了進(jìn)來(lái)。

“二弟,你違背了我們的約定?!?/p>

我驚嚇得想要從書(shū)案上站起來(lái),卻被顧言清強制按在書(shū)案上。

“大哥,我怎敢違背呢,只是這幅畫(huà)有些難畫(huà)而已,我便先動(dòng)手了而已,至于其他,自然是要等大哥一起的?!?/p>

聽(tīng)到二人的對話(huà),我內心疑惑又有些害怕,我抓住顧言清的手,盯著(zhù)他開(kāi)了口。

“二公子,我……我不想畫(huà)了?!?/p>

可未等到顧言清說(shuō)什么,顧言律先開(kāi)了口。

“既然開(kāi)始了,便沒(méi)有停下來(lái)的道理?!?/p>

他走向前來(lái),愛(ài)戀地撫摸了下我的臉。

在看到我身上的圖案,輕呵一笑。

“二弟畫(huà)工越來(lái)越精湛了?!?/p>

“不如……大哥邊來(lái)我邊畫(huà)?”

“哈哈哈,好!還是二弟想得周到?!?/p>

在我的注視下,顧言律褪去自己的官服。

我終于明白了他們說(shuō)的是什么,雖然我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圖案是什么,但也多少猜到了一些。

我拍打著(zhù)顧言律:“滾開(kāi),不要碰我。我不畫(huà)了,我不畫(huà)了!”

3

我的力氣又怎能抵得過(guò)兩個(gè)男人。

透過(guò)婆娑的淚光,我看到了顧言清拿出另一支畫(huà)筆在書(shū)案上沾染了一下,筆尖再起時(shí),已被染成紅色。

這一夜,我如同一個(gè)人偶一般被他們拉扯撕咬著(zhù)。

我的身體終究扛不住,使我暈了過(guò)去。

在暈倒前,我想就這樣死去也好,就這樣,再也醒不來(lái)也好。

然而在第一縷陽(yáng)光刺入我的眼簾時(shí),我失望了。

我……

沒(méi)有死……

我看著(zhù)陌生的床帳,身上的不適在不斷地告訴我昨晚發(fā)生的事情。

我兩眼空洞,覺(jué)得有些麻木。

“傾華,你不是向來(lái)喜好男色,如今我們兩個(gè)人同時(shí)愛(ài)你,不正合你意嗎?”

我的右側傳來(lái)熟悉的聲音。

是啊,曾經(jīng)我是喜好男色,將男人玩弄于手掌。

可我從未行過(guò)逾越之事,喪失清白。

這般恥辱的折磨我,竟美其名曰是為了合我意?

我流下悔恨的淚水,若是知道我會(huì )經(jīng)歷這種事,我當初就不該喜好男色,也不該將顧言清綁入府中。

“傾華,乖,莫哭?!?/p>

左側,顧言律伸出手擦了擦我的眼淚。

“昨晚可是弄疼你了?這事怪我們,可,也只能說(shuō)是你太美好,美好到讓我兄弟二人同時(shí)淪陷?!?/p>

“傾華,你可知,我二人早已愛(ài)上你,在你很小很小的時(shí)候,就已經(jīng)愛(ài)上了你?!?/p>

“二弟雖說(shuō)是被你綁入府中,實(shí)則,是我們想要提前讓你接觸一下我們,日后才不會(huì )嚇到你?!?/p>

他蹭了蹭我的臉頰,我如同受了刺激般狠狠地推了一把。

“滾開(kāi)!”

之后我發(fā)了瘋地拳打腳踢。

“你們都滾開(kāi),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4

他們或許是怕我真的瘋了,也怕我傷到自己。

紛紛出了房間,接著(zhù)兩名丫鬟走了進(jìn)來(lái)。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lái),兩眼猩紅地看著(zhù)房門(mén)。

“嘔……”

對于昨晚發(fā)生的一切,讓我覺(jué)得很是惡心,最終還是吐了出來(lái)。

兩個(gè)丫鬟小心翼翼地伺候著(zhù)我,待我漱了口水后。

“姑娘,可是要洗漱一番?”

兩個(gè)丫鬟臉上泛紅,使我更加好奇顧言清在我身上畫(huà)了什么。

由于吐得上氣不接下氣,使我渾身沒(méi)了力氣,我虛弱地開(kāi)了口。

“扶我起來(lái)?!?/p>

我借著(zhù)兩個(gè)丫鬟的力氣來(lái)到鏡前,當看到身上的圖案,我被氣得嘴唇哆嗦。

那是一副完完整整的春宮圖,我腳下一虛,差點(diǎn)撞在梳妝臺上。

幸而兩個(gè)丫鬟眼疾手快攙扶住了我。

我讓她們打了水進(jìn)來(lái),之后將自己泡進(jìn)了水中,一遍又一遍搓著(zhù)。

哪怕身上泛紅,哪怕有些地方已經(jīng)破了皮出了血,我始終沒(méi)有停下。

就好似這般,能將那些骯臟的痕跡搓下來(lái)。

兩個(gè)丫鬟看到我渾身鮮血淋淋卻不自知,心中慌亂,生怕我出了什么事,急忙將顧言清兄弟二人喊了過(guò)來(lái)。

他們兩個(gè)制止了我,一個(gè)人將我抱到了床上,另一個(gè)人急忙尋找藥膏為我擦拭。

“這么美妙的身體,留了疤痕就不完美了呢?!?/p>

顧言清憐惜地開(kāi)口說(shuō)道,而顧言律,只是滿(mǎn)臉陰沉地看著(zhù)我。

“往日,你不是最?lèi)?ài)男色?如今我二人給了你機會(huì )讓你隨意玩弄,甚至主動(dòng)愛(ài)憐你,怎倒是你開(kāi)始嫌棄?”

“還是說(shuō),你只是嫌棄我二人而已?”

我扯了扯嘴角,不想回答這句話(huà)。

可我的沉默,引來(lái)了顧言律的怒吼。

他晃動(dòng)著(zhù)我的肩膀,冷冷地看著(zhù)我。

“我們就這般讓你嫌棄嗎????”

他的晃動(dòng)扯動(dòng)了我渾身傷口,我皺了皺眉頭。

“大哥,小心點(diǎn),傾華她受傷了?!?/p>

聽(tīng)到顧言清的話(huà),顧言律的手稍微松開(kāi)了些。

我無(wú)視他,轉頭看向顧言清:“你的畫(huà)也算是完成了,是不是該遵守諾言放我離開(kāi)?”

顧言清拿著(zhù)藥膏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接著(zhù)繼續為我涂抹膏藥。

然而對于我的話(huà),他裝聾作啞不作答。

這讓我心中不由一緊,也因顧言清的欺騙變得惱怒。

我憤怒推開(kāi)顧言律,順手將顧言清的手也拍開(kāi)。

“你們滾開(kāi),我早該明白,你們不會(huì )輕易放過(guò)我!”

顧言清低下頭,伸出手捂上我的眼睛。

“傾華,我不喜歡你這么看著(zhù)我們,你對我們的眼神,應該也是充滿(mǎn)愛(ài)意的?!?/p>

我兇狠的目光被他遮住,對于他這個(gè)舉動(dòng),我很是諷刺。

諷刺自己曾經(jīng)將男子玩弄于手掌,如今卻被男子玩弄。

諷刺自己竟然還以為顧言清會(huì )遵守承諾放自己離開(kāi)。

既然已知他們不會(huì )輕易放我離開(kāi),我便自己偷偷逃離。

然而,卻被他們二人發(fā)現,我再次被他們丟在了床上。

顧言律眼帶愛(ài)憐撫摸著(zhù)我。

“看來(lái),只有讓你累著(zhù)才能使你安分,既然如此,不要怪我們下手不知輕重?!?/p>

5

我被他們困在床上三天三夜,直到我再無(wú)力氣逃跑,他們才停歇。

我的身邊派了兩名丫鬟,美其名曰為了照顧我,實(shí)則是監視我……

我被抬到后院,兩個(gè)丫鬟知我行走不便,必定不會(huì )逃離,便安心去為我準備糕點(diǎn)。

“喵?!?/p>

墻角花葉旁出現了一只貓,它舔了舔自己的手擦了擦臉,對我眨了下眼。

我好笑,雙腿發(fā)顫向它走去。

不承想它鉆進(jìn)了花葉后一下子不見(jiàn)了。

我驚訝,緩緩向它消失的地方走去。

當扒開(kāi)花葉看到后面時(shí),我心里打鼓。

這是……

我從洞中爬了出來(lái),當看到府外的青石綠瓦。

我心中喜悅,喜極而泣,我終于逃出來(lái)了。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面帶喜悅的笑容踏著(zhù)石青路向前走去。

然而……

我走了半刻鐘后,眼前出現了一扇門(mén),我心頭一跳。

不,這不可能,我一定是逃出來(lái)了。

我不斷地暗示自己,之后唯唯地打開(kāi)了那扇門(mén)。

可當看到門(mén)后的一切,我僵硬在了原地。

顧言律和顧言清站在門(mén)后直勾勾地盯著(zhù)我,像極了盯上獵物的毒蛇。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陌上柳絮
    陌上柳絮

    我是一名宅男,閱盡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無(wú)數,但最新的這部小說(shuō)《落入紅塵》深入我心,多么希望這樣優(yōu)秀的作品能在熒屏上呈現,分享給更多的觀(guān)眾。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