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總裁 > 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
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

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麥穗兩岐 著(zhù)

主角:凌兮,洛以臣
麥穗兩岐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名作家,成為他的忠實(shí)粉絲始于拜讀小說(shuō)《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該小說(shuō)的主角是凌兮洛以臣,看了著(zhù)實(shí)讓人神魂顛倒!《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內容簡(jiǎn)介:父親破產(chǎn),未婚夫背叛,閨蜜們一夕之間全部變成了嘲諷她的敵人。凌兮走投無(wú)路的時(shí)候,敲開(kāi)了那扇沒(méi)人敢敲的門(mén)。招惹了那個(gè)沒(méi)有人敢招惹的男人?!傲栀?,進(jìn)了這扇門(mén),不要后悔?!薄笆撬朗腔?,你都要受著(zhù)?!本驮谒腥硕嫉戎?zhù)看這個(gè)曾經(jīng)風(fēng)光的大小姐如今落魄的笑話(huà)時(shí)。她搖身一變,成了北城頂級權貴洛總的女朋友。并且還平白無(wú)故成了兩個(gè)寶寶的媽媽。繼續游走在上流圈子和頂級大佬們之間。不僅沒(méi)有落魄,反而比以前更加誘人。昔日未婚夫來(lái)跪求復合,“兮兮,我錯了,回來(lái)我身邊吧?!绷栀廨p輕一笑,“李總別鬧,現在請叫我洛太太?!?..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5-16 13:17:53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不等這位大姐回答,康康已經(jīng)來(lái)到了凌兮的身后,輕輕的拉著(zhù)她的裙擺:“我在這里,兮兮小阿姨?!?/p>

奶聲奶氣的聲音讓凌兮會(huì )過(guò)神來(lái),猛地一把將康康抱在了懷里,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lái)。

她也確實(shí)是嚇壞了,她家里面沒(méi)有親戚,也沒(méi)有這么大的孩子,更何況凌遠山在的時(shí)候,她自己還是一個(gè)孩子呢,哪里有過(guò)帶娃經(jīng)驗?

如果她這一次真的把康康給弄丟了,那她可真的是萬(wàn)死難辭其咎!還好,還好,康康回來(lái)了!

“你剛剛去哪了?怎么沒(méi)和阿姨打招呼?”

凌兮害怕自己太激動(dòng)會(huì )嚇壞了孩子,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穩。

康康猶豫了片刻沒(méi)著(zhù)急回答,又朝著(zhù)凌兮的身后看了看:“小阿姨,你別哭,你怎么了?安安呢?”

凌兮頓時(shí)感覺(jué)到十分的委屈,腰部傳來(lái)的疼痛也提醒著(zhù)她剛剛洛以臣是怎么粗暴對她的,眼圈止不住的紅了又紅。

“剛剛碰到你爸爸了,爸爸很擔心你,你現在打給他吧?!?/p>

康康接過(guò)電話(huà),看著(zhù)傷心極了的凌兮,乖巧的讓凌兮抱著(zhù)。

還沒(méi)等電話(huà)接通,抱著(zhù)安安的洛以臣已經(jīng)快步走到了兩個(gè)人的跟前。

“洛斯康,你給我下來(lái)!”

康康看著(zhù)臉色陰沉的父親,有些緊張手腳并用的從凌兮得身上爬了下來(lái),站的挺挺的。

安安趕緊摟緊洛以臣的脖子,在他耳畔撒嬌道,“爸爸,我們回家,兮兮小阿姨還給你買(mǎi)了衣服?!?/p>

洛以臣依舊冷著(zhù)臉,男助理低著(zhù)頭躲得遠遠的,但是還不忘對著(zhù)凌兮無(wú)聲的笑了笑,點(diǎn)頭表示自己的禮貌。

畢竟凌兮可是這么多年以來(lái)唯一一個(gè)能走近老板的女人,天知道以后會(huì )發(fā)生什么事!

“下次做事長(cháng)點(diǎn)腦子,要顧慮周全,出了事,后果擔得起嗎?”

洛以臣的話(huà)好像是對康康說(shuō)的,也好像是對凌兮說(shuō)的。

不過(guò)最后還是康康懂事的認下了,“我知道了,爸爸?!?/p>

“回家!”

洛以臣說(shuō)著(zhù)牽過(guò)康康的手,冰著(zhù)臉帶著(zhù)一對兒女離開(kāi)商場(chǎng)。

走了很遠,也沒(méi)有見(jiàn)凌兮跟過(guò)來(lái),洛以臣輕輕的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男助理。

高楓會(huì )意,趕緊小跑道凌兮旁邊,“凌小姐,我來(lái)幫您提,買(mǎi)了這么多東西。不方便的?!?/p>

凌兮依舊紅著(zhù)眼,點(diǎn)點(diǎn)頭。

雖說(shuō)委屈萬(wàn)分,心里也對這姓洛的極其不滿(mǎn),可是人在矮檐下,這個(gè)頭她必須要低下去。不依靠著(zhù)這棵大樹(shù),她在北城無(wú)處立足,更別說(shuō)去調查爸爸去世的案子了。

凌兮感覺(jué)自己的腳有千斤重,滿(mǎn)懷心事慢慢的挪動(dòng)著(zhù)步子。

凌兮的腰因為曾經(jīng)滑雪受過(guò)傷,剛剛跌在地上的時(shí)候,她就感覺(jué)有些不對,剛剛可是因為擔心康康沒(méi)有太在意。不過(guò)現在她可以肯定,她的老毛病又犯了。

不過(guò)現在不是矯情的時(shí)候,還是要考慮日后怎么辦?

盡快找個(gè)工作吧,總不能真的讓人家養著(zhù),畢竟她算什么東西?

工作這件事,以前有爸爸,她從來(lái)都沒(méi)有想過(guò),現在她也該想想了。

“所以凌小姐,康康小少爺可真的把您當成了自家人的!”

凌兮抬頭,“你剛剛說(shuō)了什么?”

男助理:“呃……”

終于在到達地下停車(chē)場(chǎng)的時(shí)候,凌兮才知道了康康剛剛的去向,竟然是為了給她出氣!

雖然凌兮盡量避免讓孩子們聽(tīng)到她和肖夢(mèng)潔的爭執,但是康康早慧,聽(tīng)出了肖夢(mèng)潔的敵意,所以才會(huì )在看到肖夢(mèng)潔經(jīng)過(guò)的時(shí)候,忍不住跑過(guò)去給肖夢(mèng)潔一個(gè)警告,這小小男子漢,雖說(shuō)做法很幼稚,但心思是好的。

凌兮又一次濕潤了眼眶,從前爸爸總是會(huì )護在她身前保護她,而現在竟然換成了康康這個(gè)小朋友,她真的被康康給溫暖到了,如果這個(gè)孩子是她的該多好。

“小阿姨,快上車(chē)吧,今天的司機是爸爸,讓爸爸開(kāi)?!?/p>

凌兮伸手捏了捏安安的小臉,抬頭看過(guò)去,果然看到洛以臣坐在駕駛艙,依舊繃著(zhù)臉,讓人難以靠近。

一路上誰(shuí)都沒(méi)說(shuō)話(huà),洛以臣氣凌兮沒(méi)經(jīng)過(guò)他同意就帶孩子出門(mén),凌兮氣洛以臣不分青紅皂白將她推倒在地,康康是因為做錯了事看到爸爸和凌兮的關(guān)系十分的內疚,而安安則是完全覺(jué)得氣氛不對,不敢說(shuō)話(huà)。

帶著(zhù)緊張的氣氛,終于回到了洛莊園。

洛以臣高高在上矗立在客廳,看著(zhù)垂頭三人組。

“康康,現在去書(shū)房,什么時(shí)候寫(xiě)完一百頁(yè)字,什么時(shí)候出來(lái)?!?/p>

“安安,你沒(méi)有照顧好弟弟,也要寫(xiě)五十頁(yè)?!?/p>

康康態(tài)度良好,抬起頭,“爸爸,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小阿姨,我可以寫(xiě)二百頁(yè)大字?!?/p>

洛以臣冷笑,“好啊,那就二百頁(yè)?!?/p>

“洛以臣,你有沒(méi)有一點(diǎn)人性?二百頁(yè)你確定?你想累死康康嗎?他可是你兒子!”

凌兮剛剛窩著(zhù)的一肚子火瞬間被洛以臣的態(tài)度給點(diǎn)燃了。

從洛總直接變成了連名帶姓,絲毫沒(méi)顧及這大佬顏面。

洛以臣倒是不意外,但也沒(méi)有理會(huì )凌兮,只是轉身看向兩個(gè)孩子。

安安和康康不敢在說(shuō)話(huà),只是都忍不住幾番回頭十分擔憂(yōu)地看向凌兮。

凌兮看著(zhù)黑著(zhù)臉龐的洛以臣,“洛總,尊貴的洛先生,這件事是我不對,是我沒(méi)有看好康康。我鄭重地向您道歉,對不起,以后不會(huì )再發(fā)生這樣的事情了?!?/p>

凌兮看著(zhù)洛以臣陰沉的臉,頂著(zhù)他的威壓繼續說(shuō)道,“但是,你在大庭廣眾之下將我推倒,如此粗暴的行為,是你不對,你也需要向我道歉?!?/p>

“嗯?道歉?我是聽(tīng)錯了嗎?”

“凌兮,你是不是搞錯了什么?”

“你是求著(zhù)我收留下來(lái)的,有資格說(shuō)這話(huà)?”

“今天是康康沒(méi)事,如果康康有事,信不信你現在已經(jīng)是一具尸體!”

凌兮臉色一點(diǎn)點(diǎn)蒼白起來(lái),她相信他不是玩笑話(huà)。

因為那眼中的殺氣是最好的證明。

“以后不允許你帶兩個(gè)孩子出去,不管是什么原因!凌兮,還需要我提醒你的本分嗎?”

凌兮知道這次是自己魯莽了,但洛以臣就真的對嗎?

但是不讓兩個(gè)孩子出門(mén),這就太過(guò)分了。

“洛總,他們是孩子,五歲的孩子,應該有天真無(wú)邪的童年,就應該出門(mén)去看陽(yáng)光,見(jiàn)進(jìn)這個(gè)社會(huì )。應該去感受這個(gè)世界的美好,而不是一直呆在這個(gè)死氣沉沉的老房子里面,你以為他們是你?”

洛以臣冷冷勾了勾嘴角,“我怎么了?來(lái),說(shuō)說(shuō)看?”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愛(ài)情小偷
    愛(ài)情小偷

    周末,宅在家看麥穗兩岐的小說(shuō)《喜當媽后,我被閃婚大佬寵上天》,故事情節感人至深,原來(lái),愛(ài),從來(lái)就是一件千回百轉的事。不曾被離棄,不曾受傷害,怎懂得愛(ài)人?愛(ài),原來(lái)是一種經(jīng)歷,但愿人長(cháng)久!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