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l5cuj"></p>

        <table id="l5cuj"><option id="l5cuj"></option></table>
      2.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婚戀 > 于她深吻九萬次
        于她深吻九萬次

        于她深吻九萬次河桑與

        主角:時綰,傅琮凜
        主角是時綰傅琮凜的小說《于她深吻九萬次》,可以說是作者河桑與十年磨一劍的上乘佳作,引得網友爭相拜讀!小說《于她深吻九萬次》主要講述的是:上流圈皆知,遠山集團總裁傅琮凜生性寡淡薄情,手段強勢過人。時綰和他結婚兩年,捂不熱他的心。離婚那天,向來驕矜自持的男人頭一次嘗到了挫敗的滋味。后來,傅琮凜抵著時綰低聲質問:“和我離婚,你后悔嗎?”“后悔?!蹦腥巳崆橄胍H吻她。時綰冷漠退避三舍:“后悔沒早點離?!?..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3-10-07 17:55:3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在醫院住了兩天后,時綰便出院了。

        出院時,她誰也沒通知,自己一個人回到公館。

        傭人一見到她,先是一驚,隨后愣?。骸皶r、時小姐……您回來了……”

        時綰抬眸淡淡的瞥過去,一言未發,徑直朝里走進去。

        傭人反應過來,忙伸手過來想要接過她手中的手提袋,被時綰冷漠擋開,“不用?!?/p>

        她知道,這里是沒人看得起她的。

        因為傅琮凜不將她放在眼中,不允許傭人叫她一聲夫人,這些人便有恃無恐,狐假虎威,平素里時綰忍忍也就過去了,不計較。

        然而現在,時綰卻不想忍下去了。

        余光瞥見墻角邊的花簇,時綰眸光閃爍,抿了抿唇,隨后漠不關心的收回視線。

        上了樓。

        時綰將手提袋扔在沙發,隨即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微微翻了個身,吸了口氣,鼻息間有熟悉的氣味。

        而后她蹙了蹙眉。

        叫來了傭人,指著床鋪,“把枕套被套還有床單,一并都換了?!?/p>

        傭人遲疑:“時小姐,床單是今早就換過的?!?/p>

        時綰轉頭,目光冷清,“叫你換就換,我說的話是不管了嗎?!?/p>

        傭人低頭:“……是?!?/p>

        一路匆匆跑下來,跟其他人告知了時綰要換床單被套的事情,惹得那人嘟囔:“她真是一回來就不安生,明明那就是才新換的,她又不滿什么?”

        傭人壓低了聲音制止:“…說什么呢!照做就是了!”

        那人撇撇嘴,不情不愿的上了樓。

        時綰她不知道這些彎彎繞繞,她慢吞吞的走到窗邊,打開了臥室的窗戶,把新鮮的空氣放進來,那股熟悉的氣味消散后,臉色才好了些。

        她看著后花園里的花花草草,正值萬物復蘇、草長鶯飛的時節,花園里的植物綠意盎然,生機勃勃。

        視野里出現了一片杏黃色的花苞,是一種名為夏洛特夫人的月季花,有些已經伸展枝椏,生機蓬勃,賞心悅目。

        時綰看得有些入了神,直到手心刺痛的傳來,她才反應過來,垂下頭,盯著自己指甲印深陷的掌心,費力的呼出一口深重的氣。

        還是,不甘心啊。

        時綰想。

        傭人已經手腳麻利的換好新的床單被套,時綰轉身,垂下眼瞼,輕描淡寫的吩咐:“花園里的月季花,都拔了吧?!?/p>

        夏洛特夫人月季花,宋半夏最喜歡的花卉。

        傅琮凜在后花園種了大片,睹物思人。

        之前時綰忍耐著,現在時綰不僅僅是看,只要一想到就覺得隔應。

        傅琮凜向來是叫人悉心照料,每逢花季,飄香四溢。

        江城的氣候,很適合夏洛特夫人的生長,一年三季都能開花。

        初入公館時,時綰曾偷偷羨慕過,跟傅琮凜提議,說她也想種花,是一種香檳玫瑰,不需要太大面積,僅僅只是一處就行。

        她到現在都記得,當時傅琮凜聽聞過她的話后,臉上那抹神情,眉眼微抬,眸色沉沉,嘴角挑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看著她,似在嘲諷她的僭越,看出她的小心思又似覺得玩味,格外漫不經心且輕慢的姿態。

        被傅琮凜無聲拒絕而嘲諷,她便歇了種花的心思。

        每當看著花園里的夏洛特夫人時,她心里就會隱隱浮現出嫉妒,甚至有想要踐踏毀滅的心理。

        沒人能忍受,自己心愛的男人,為了別的女人種花。

        她也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小女人,也會有攀比心理,同樣想受傅琮凜的看重,得到他的喜歡。

        以前她對這片月季花想動卻不敢動,如今宋半夏都騎到她的頭上欺負她了,如果她不在做點什么,都對不起她是傅琮凜配偶欄上明媒正娶的妻子。

        傭人聽了她的話很是驚訝,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時綰毫無情緒的冷淡目光掃過去,瞥了她一眼,“還不快去?難道要我親自動手——”

        傭人看了看時綰,不敢反駁,于是匆匆跑到后花園里,途中碰見個人,叫她去給傅琮凜通風報信了,隨后才招來了負責的人,把時綰的吩咐一字不落的說明了。

        園丁大駭:“那怎么能行???這可是傅先生最愛惜的花!要是傅先生怪罪下來我們一個都別想留下!”

        傭人也左右為難:“我瞧著這月季花是不能留的,時小姐畢竟也是主人,難道我們能不聽?”

        “不先通知傅先生嗎?”

        “已經去通知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有消息。我們若是不聽,時小姐回頭和老宅一通氣,受罪的不還是我們嗎?”

        這傭人是公館里的老人了,都稱她為吳嬸,在公館待的時間久,對時綰也了解得多。

        知道老爺子疼愛這個孫媳婦,所以繞是傅琮凜對時綰再怎么不好,他們這些傭人也不敢造次的太明顯。

        時綰在二樓陽臺處,看著底下的傭人園丁磨磨蹭蹭的,交頭接耳著,她也不急。

        她自然知道他們在顧及什么。

        無非就是怕傅琮凜的怪罪。

        吊椅上搭了一條復古流蘇薄毯,毯邊是碎綹子,時綰手下無意識的撥弄著,想到文情以前說的話。

        時綰曾經和文情抱怨過傅琮凜在花園里種的夏洛特夫人,文情直截了當的說,既然你不喜歡,叫人鏟光不就行了。

        時綰那時候怎么敢,委屈巴巴的忍下來。

        文情看著她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無奈又氣急,說:“要換做是我,覺得礙眼就應該直接毀滅,眼不見心不煩?!?/p>

        現下時綰想來,覺得文情說得對,既然不喜,毀掉就行。

        她的忍讓,換來傅琮凜的漠不關心,宋半夏的得寸進尺,既然這樣,她就沒必要再繼續忍著,讓自己難過受傷。

        給傅琮凜通風報信那人匆匆跑到花園里,搖了搖頭,示意沒聯系上傅先生。

        于是,再怎么不情不愿的一眾傭人們,也不得不動起手來。

        看著一片片倒下的夏洛特夫人,有些唏噓。

        彼時。

        遠山集團總裁辦公室。

        傅琮凜開了近兩個小時的視頻會議,最后商榷結果還未統一,心煩意亂的結束會議后,闊步朝辦公室走去。

        秘書譚諶適時跟上,匯報道:“傅總,一個小時前,公館那邊打來了電話?!?/p>

        傅琮凜坐在黑色大班椅上,抬手正揉著額角,聞言動作微頓,眼睛都不睜一下,隨口問:“什么事?”

        譚諶訕訕低頭,“我沒接到,那會兒去茶水間了?!?/p>

        他覷了眼傅琮凜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詢問:“需要再打回去嗎?”

        “不用?!备电齽C言簡意賅,“送杯咖啡進來?!?/p>

        “是?!?/p>

        譚諶退出去,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心口。

        傅琮凜睜開眼,目光落在不遠處的電話上,漫不經心的摩挲著眉骨,公館能有什么事,無關緊要罷了。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 控心少年
          控心少年

          這幾天,完全被小說《于她深吻九萬次》中的這對主角時綰傅琮凜感化了,我感動著他們的感動,悲傷著他們的悲傷,多么希望現實中也有這么一位少年,待我長發及腰時,少年娶我可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人妻秘书无码AⅤ中文字幕,国产精品久久久精品三级,国产区在线,国产无码视频免费看

          1. <p id="l5cuj"></p>

            <table id="l5cuj"><option id="l5cuj"></optio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