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l5cuj"></p>

        <table id="l5cuj"><option id="l5cuj"></option></table>
      2.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言情 > 王妃進化手冊
        王妃進化手冊

        王妃進化手冊十七

        主角:陳徽,趙琛
        要說今年最受讀者歡迎的最佳小說CP,很多讀者會一致認為是小說《王妃進化手冊》中的主角陳徽趙琛,小編也雙手表示贊同。這部小說主要介紹的是:她是陳府的千金,是后宮最不起眼的瑾貴人。她生性懦弱,只愿明哲保身,獨善終老,可即使她退縮,也仍然無法逃過紫禁城的腥風血雨。在遇上他之前,她從未覺得她可以變得像現在這樣堅強。她擺弄手段殺人,大不敬稱病拒絕侍寢。最終,將他一步一步推上那個位置??勺詈笏芄饷髡笳驹谒磉厗??...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2-07-07 18:38:2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蘇玉漱在昏迷兩天之后終于醒了過來,雖同住一宮,但為了不給對方添堵,我并沒有去看她,昨日在獵苑的事情也讓我心里更加的煩悶,便只是坐在了紅木六角案幾旁仔細的縫繡著要給明昭做為生辰禮物的布老虎,這個老虎是兩個,相依相偎,就像如今在宮里的我和她。

        幽幽禁宮,我也許只有了明昭,而“兩心相許,白首不離”這樣的心思,終要藏在心里,這一輩子都不要再露出來才是。

        “兩心相許,白首不離?!蔽铱p著布老虎,嘴里喃喃的說出這樣的句子,腦子再一次想到了趙琛了,竟一下子發了呆。指尖的刺痛終是喚醒了我,我盯著指尖冒出的紅色血珠,甩了甩頭,再一次恨聲對自己說道:“死心吧,陳徽。死心吧!”

        正當我在和自己內心做斗爭的時候,芝蘭又引了上次來過的嬤嬤進了門來。

        嬤嬤對我道:“小主,娘娘請小主到鳳藻宮一趟?!?/p>

        既然請到了懷有六月身孕的禧嬪宮里,我心里暗想,貴妃這般安排究竟為何意?

        那日老祖宗千秋宴之后,我對禧嬪娘娘的印象便是頗為深刻,雖然知道太后并不喜歡她,但是我卻極為喜歡,在這深宮之中,厭惡喜愛都表現在臉上的人,絕對不是壞人,至少不會是像貴妃娘娘那樣永遠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也不會像寧妃娘娘那樣總覺得有些道貌岸然。

        我跟著嬤嬤進大殿的時候,三位娘娘已經坐在了大殿之中,而蘇玉漱和嫻貴人也早就到了。

        我向著三位娘娘行了禮之后,便默默地坐到了一旁,蘇玉漱面上雖然抹了紅色胭脂但卻是依舊擋不住臉上的蒼白,嫻貴人也是滿臉的不振。貴妃看了看眾人,道:“既然人都到齊了,便開始吧?!?/p>

        只見的蘇玉漱在婢女的攙扶下站起來,跪在了貴妃的面前,戚戚然道:“娘娘,我這幾日都覺得腹部脹痛,便每天都要去散步,只是出了那檔子事兒,我便不敢再在宮里,便去了御花園,結果就.....就......”蘇玉漱說道便再說不下去,只不停地擦著眼淚。

        “你且冷靜,再把經過好好說清楚了?!辟F妃只得好言相勸道。

        蘇玉漱平復了感情,才又道:“娘娘,那是走廊,卻有小石子在上面,臣妾查看了一下,那是花園里的石子,怎會出現在走廊上?分明就是有人成心的?!?/p>

        說罷,她使了個眼色給自己的婢女,那個婢女很快呈上了一些小碎石,那上面長滿青苔,確實是御花園花園里的石子。

        貴妃看見石子,面色黑了黑,緩緩道:“好歹毒的心,若是被本宮查出是誰這么膽大包天謀害皇嗣,本宮定不會輕饒?!?/p>

        只見那禧嬪看了一眼貴妃,摸著自己的肚子,幽幽嘆道:“是了,不然本宮可是會睡不好覺呢?!?/p>

        而在之前一直不曾說話的寧妃這個時候才不急不慢地開口道:“惡有惡報,因果自有原因,這個人做了孽,佛祖也是饒不過她的?!?/p>

        我看了三個人,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這三個人倒真像是在相互唱戲呢。

        跪在地上的蘇玉漱忽然凄厲的喊了一聲,嚇了我一激靈,只見她仿佛瘋了一般,對著貴妃道:“娘娘,后來臣妾問了太醫,太醫說我是被人在吃食之上下了藥才致滑胎,否則我那皇兒也不至于就這么沒了,一定是她們!”她忽然死盯著我和嫻貴人,我看著她怒目圓睜,整個人的樣子仿佛要把我和嫻貴人咬碎然后吃下肚去“她們一個威脅過我,一個眼睜睜的看著我摔倒!”

        我看她的樣子,眉頭便也皺了起來,貴妃沒有說話,我便也不說話。

        只聽得貴妃輕柔道:“杏兒,你快把蘇小主扶起來,這樣子像什么話,蘇常在,你別哭了,本宮定然是會還你一個公道的?!辟F妃沉吟了一會兒,才又開口說道:“這樣吧,容嬤嬤?!?/p>

        “奴婢在?!?/p>

        “你且找幾個人把延禧宮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搜一遍,切不可放過一點蛛絲馬跡?!?/p>

        “是?!?/p>

        容嬤嬤領了命剛準備出去,只聽嫻貴人道:“娘娘,光搜延禧宮恐難服眾,事關皇嗣,應該闔宮搜一番才是?!?/p>

        嫻貴人話音剛落,只聽見一直未曾說話的寧妃接過了嫻貴人的話頭,道:“本宮看也該是闔宮搜一遍,這樣才能顯得公平?!?/p>

        貴妃見寧妃開口說了話,頓了一會兒,復有笑道:“本宮疏忽了,本宮想著各宮吃食都是小廚房照顧著,便就疏漏了,幸好嫻妹妹提醒了本宮,本宮就依嫻妹妹而言,由延禧宮開始,闔宮搜一遍?!?/p>

        容嬤嬤這才走出了殿門,而我們便也靜靜地坐著等待著結果,過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只見得容嬤嬤快步走了進來,對著貴妃娘娘道:“娘娘,奴婢在嫻貴人的宮里搜出了一包藥粉,就藏在貴人床板下的青石地板里面?!?/p>

        嫻貴人一聽,一下便從座位上站起來,驚道:“不可能,這不是我的東西?!?/p>

        容嬤嬤并不理會她,繼續說道:“方才奴婢已經給太醫瞧過了,太醫說這的確是制過的藥粉,里面加了些無色無味的東西,久食可讓人滑胎,與蘇常在的癥狀是吻合的?!?/p>

        “葉瀾,你還我皇兒命來?!碧K玉漱一聽,便向嫻貴人撲了過去,嫻貴人一邊抵擋著蘇玉漱的撕扯,一邊叫道:“那不是我的東西,是有人陷害我,是她!一定是她?!敝灰娝钢?,凄然的喊著。

        宮里的奴仆忙架開了兩人,嫻貴人跪倒在地,膝行至貴妃面前,泫然道:“娘娘,一定是她陷害了我,那包藥粉不是我的......”

        她的話音還未落,寧妃又一次開口道:“我看陳氏的嫌疑也不小,她與嫻貴人同住一宮,想要陷害也是極為簡單的?!?/p>

        說罷,淡淡地瞧了我一眼。

        我沒想到寧妃會突然發難,我看見貴妃點了點頭,便看向了我,我站起來離開了座位,跪到了貴妃面前,才緩緩開口道:“寧妃娘娘方才說嬪妾想要陷害嫻貴人,嬪妾便說一句大不敬的話,若嬪妾真有意陷害嫻貴人,這種辦法未免太過于會引火自焚了?!闭f罷,我見著寧妃面色有些不善,不過我也并沒有多管,骨子里那份倔強硬是讓我把被人冤枉的不甘生生說了出來,我爹爹教導我做事出了事便是一人做事一人當,但我還沒有去擔莫名其妙罪行的習慣,而在一邊一直低頭看著護甲的禧嬪此時抬頭看了我一眼,眼里露出了驚訝的神色貌似還帶了一絲贊賞,我并沒來得及思考禧嬪的神色,便俯身向貴妃叩頭道:“娘娘,嬪妾剛剛入宮,與兩位姐姐同住一宮,兩位姐姐的恩恩怨怨我也有所耳聞,娘娘,如果那些恩怨是真的話,那么嫻貴人要傷害蘇常在皇兒的理由不應該來得更加充分才是嗎?要論動機,嬪妾怕是連她的萬分之一都不及?!?/p>

        我深吸了一口氣,才又對娘娘說道:“更何況我與蘇常在鮮有來往,她與我無冤無仇,我何苦要做這般害她之事?這件事若做得好且能扳倒嫻貴人傷了蘇常在,若做得不好便是玩火自焚,若是為了爭寵,嬪妾剛入宮不久,面圣的次數雖是不多,但是終究來日方長,嬪妾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去傷害蘇常在陷害嫻貴人!”我復又深深叩首,一字一句的道:“此事與嬪妾無關,愿娘娘明察?!?/p>

        然后我便抬起了頭,一臉坦然的看著貴妃,貴妃看著我思考了一會兒,然后嚴肅的道:“瑾貴人說的不無道理......”她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命運會怎么樣,忽然她又繼續說道:“嫻貴人,本宮向來待你寬厚,如今沒想到你竟然這般狠毒,蘇常在雖以前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但是你也不該傷了她的孩子,那畢竟是陛下的孩子?!?/p>

        嫻貴人一聽,深深叩首,復抬頭抓住貴妃衣服的下擺,決絕的哀求道:“娘娘,不是我,我沒有做那樣的事兒,是她,一定是她!”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拖到貴妃近跟前,她的力氣很大,我被她拉得摔倒在地,手也磕到貴妃踩腳用的紅木腳踏,疼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夠了!”貴妃一拍桌面道:“嫻貴人毒害皇嗣,今褫奪主位,降為常在!禁足延禧宮一個月!”

        貴妃朗聲宣讀了自己的裁罰,聲音振聾發聵,像鼓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敲在我的耳膜之上。

        我跪在那里,嫻貴人呼喊著,凄厲入耳,我也忘記了手上隱隱的疼痛,背后早就已經濕了一大塊兒,不管事情的真相是否真的是這樣,我明白的是這件事里,沒有人是贏家。

        我回到宮里的時候,已經虛脫得不想說話,芝蘭扶著我進了屋子,延禧宮依舊壓抑的讓人難受,我實在不想再呆在屋子里面,便知會了芝蘭一聲去了御花園。

        進了御花園,就遇見了獨自在御花園里的徐潤芝,徐潤芝看見了我,便盈盈地向我走了過來,她的頭上只是簡單地插了幾些個珠花,面上抹了淡淡的胭脂,唇上也是涂了看得并不明顯的口紅,到我跟前的時候,我便聞到一陣淡淡地花香,我在以前覺得林幼薇是冬日里的白梅并了紅梅,那么徐潤芝與她便是不一樣的,徐潤芝的模樣清秀,出落得并不差,許是家里的背景原因,她待人也是極為溫和,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倒讓我想起了田野上可以見到的那種小花,這并不是貶義,那樣的小花長于天地自然之間,另有屬于它的風味兒。

        她早已升了貴人,我便與她行了平禮,我與她的交往也并不多,本也沒打算讓她多和我說兩句,沒想到她竟拉了我,說道:“姐姐今日可沒事?我當時看那嫻貴人拖拉姐姐的時候,姐姐可是磕到了手?”

        “姐姐在儲秀宮便與我論了年紀,姐姐是長我的,怎的現在反倒叫起我姐姐了?”我對她道“今天有驚無險,叨擾姐姐掛念了?!?/p>

        徐潤芝淺淺地笑了笑,才又對我道:“姐姐聽說皇上喜歡薔薇,妹妹若是不嫌棄,姐姐便把姐姐自己調的薔薇膏贈送給妹妹?!?/p>

        我見她手中不知從哪里多出了一盒青花瓷小缽,便思量著她與我只是泛泛之交,我不明白她為何突然要給我薔薇膏,我不喜歡薔薇,但也實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絕她,便笑著接過了她的薔薇膏,道:“那妹妹便謝謝姐姐了?!?/p>

        徐潤芝見我接了東西,才又對我道:“姐姐還有事,便先走了?!蔽覍λc點頭,便目送她走出了御花園,可她去的方向卻并非鳳藻宮的方向,不過我也不想深究。

        御花園的榕樹已經有些發了新芽,我抬頭看著這棵老榕樹,和記憶中的家里的榕樹重疊起來,我心里漸漸泛起了寒氣,我真的好害怕某一天在這深宮里,我會忘了那棵榕樹的樣子,也忘了我自己的樣子。

        “喲,這不是剛剛在本宮鳳藻宮伶牙俐齒的瑾貴人嘛,怎么現在倒是看著一棵榕樹在這兒懨了氣呢?”

        我聽得忽然傳來嫵媚帶著些許驕傲的話語傳來,連忙轉身,才看清了來人是禧嬪娘娘,她帶了一抹笑,站在不遠處,一身華服,就像一株牡丹般雍容華貴卻蓋不住她一身的嬌媚。

        我連忙向她行了萬福禮:“禧嬪娘娘吉祥,給娘娘請安?!?/p>

        “起來吧,本宮今兒心情不錯,你陪本宮逛逛御花園吧?!膘麐迥锬镒叩轿腋?,向著我伸出了一只手。

        我慌忙伸手扶住了她,陪著她慢悠悠的走在御花園里。

        “你知道你今兒個可把寧妃得罪了?”禧嬪娘娘用手撥弄了一束桃花,慢悠悠的對我道。

        “嬪妾知道?!蔽一氐馈暗珛彐辉敢饩瓦@么被冤枉了去,寧妃本一句話不說卻在那個時候突然發難,誰不保寧妃不是為了幫嫻貴人?”

        一想起寧妃今天的話,我就一股腦把心里的話都抖了出來,許是和禧嬪呆著,我也并不覺得有太多的約束。

        “呵?!膘麐遢p笑了再道“你可知你這話被別人聽了去,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娘娘可就不是別人?!蔽也⒉淮蛩阍陟麐迕媲坝惺裁措[瞞,便對她道。

        我看禧嬪娘娘愣了神半天沒說話,便輕聲喚道:“娘娘?”

        禧嬪看了我一眼,柳眉便挑了起來,這個動作立馬讓我想起了那個人,果然是母子。

        “你倒是個爽快人?!?/p>

        “嬪妾再說了,寧妃娘娘也是有心思的人,只要我沒有擋了她的道,她該也不會把我怎么樣?!?/p>

        這句話我說的是實話,人一般下手除掉異己,無非是那個人對她不利而已,我今兒說的那些話,只是因為心里不滿說的,也不會對她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我自然也沒有太在意她。

        禧嬪娘娘聽我說完,臉上便是揚上了笑容,對著我道:“你這性子,看著倒像我年輕的那會子?!闭f完她收回手,又由著侍女扶著往外面走去,邊走邊跟我說:“小丫頭,我看你頗合我眼緣,你要沒事便常來我鳳藻宮坐坐吧?!?/p>

        我向她又福了禮,道:“恭送娘娘?!?/p>

        看著娘娘遠去的背影,我記得幼時我問爹爹娘親是怎樣的人,爹爹告訴我娘親是個美人,且性子爽利,我也還記得那個時候我還天真的對爹爹道,是不是娘長得好看性子爽利把爹爹給收服了,也許我的娘親便就是像娘娘這樣的人吧。

        娘娘的影子已經看不見了,我便又折回了御花園的榕樹下,就像上次那樣爬到了樹上,躺在樹干上,看著春天淡藍色的天空,好像連心里的煩悶真的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不知道我躺了多久,只聽得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道:“你一個女孩子怎么還喜歡爬樹?《女訓》什么的怕是白讀了吧?!?/p>

        聽這聲音我便知道是誰,我沒有看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家里有一棵和御花園相似的榕樹,小時候我不開心了或者遇見什么事了就喜歡爬到榕樹上面去,就好像真的可以忘記了這些煩惱一樣?!?/p>

        說完,我坐在樹干上,看著二阿哥道:“你要上來試試嗎?”

        二阿哥聞言,沒說不也沒說要,只是三下兩下就爬上了樹,坐到了我身邊,此時御花園并沒有其他人,小路子也在不遠處把著風。

        “今日的事,爺都聽額娘說過了,額娘說你是個有意思的人?!彼粗h方對我道。

        “二阿哥的額娘也是頂有意思的人?!蔽一卮鸬?。

        我原本以為他會為昨天的事情跟我興師問罪,倒沒想他根本就沒有提昨天的事。

        “你今天沒事吧,嗯......”我聽見他停了一會兒“應該是沒事的?!?/p>

        我看著他,笑了:“若今天我有事,怕降為常在的......”我忽然不再說話,若今天遭殃的人是我,怕就不是降為常在這么簡單了,葉瀾降了常在但封號還是在的。

        “便是我了......”我自嘲道。若是我,只怕早就進了冷宮,萬劫不復還怎能好好地在這兒與他說話呢。

        兩個人一起陷入了沉默,周遭的景色更因為兩個人的沉默陷入了靜謐。

        “爺要走了,你下去嗎?”他說罷站在了樹干上,對我道。

        “時候是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晚了,芝蘭那丫頭許又要擔心了?!蔽艺f道,示意二阿哥先下去。

        我看見二阿哥跳了下去,樹干離地本不算太高,他跳下去也是相當的輕松。但我沒想到的是,他跳下去以后,既然伸手便抱了我下來。

        當腳站實在地面之后,我的腦子里面一片空白,只是訥訥的說道:“二阿哥,你這是......”

        只見他也是一臉窘迫,怕是自己也是剛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是逾了距,臉上飄過了一抹詭異的紅色,然后他抬手握拳放在唇邊輕咳了一聲才道了:“你別多想,爺是怕你太笨摔傷了皇阿瑪怪罪才幫了你一把的?!?/p>

        我看著他的樣子,終是笑了:“那我倒還要謝謝二阿哥啦?”說完,我向他行禮。

        他欣然受了我的禮,然后對我道:“以后,叫我二爺,明白?”

        我想起那次在獵苑他與我的對話,我便笑著道:“明白,二爺?!?/p>

        我看著他望了天,然后轉了一個身便走,道:“爺再去御花園別處逛逛,讓小路子送你回去,省得迷路找不到路?!?/p>

        我看著他走到小路子面前跟他吩咐了幾句,便走到了御花園的別處,小路子走到我跟前,對我作了一揖,道:“奴才小路子,給瑾主子請安,二爺讓我送瑾主子回宮,瑾主子請隨我來?!?/p>

        我點了點頭,便跟在他后面回了延禧宮。

        入夜的時候,我正躺在貴妃榻上看書的時候,忽然聽得外面又是一陣喧鬧,芝蘭掀開簾子進來道:“小主,皇上又翻了您的牌子,您趕緊更衣吧?!?/p>

        我只得放下手中的書,任由著芝蘭替我更衣,我看著銅鏡里面的模糊不清的人影,竟失了神。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 書雁
          書雁

          在如今網絡小說泛濫的時代,茫茫之中能發現像《王妃進化手冊》這么優秀的小說,對于書蟲來說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了!對作者十七辛勤耕耘的感激之情,在下無以言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人妻秘书无码AⅤ中文字幕,国产精品久久久精品三级,国产区在线,国产无码视频免费看

          1. <p id="l5cuj"></p>

            <table id="l5cuj"><option id="l5cuj"></option></table>